第2527章 就是他把白盈看了个精光!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27章 就是他把白盈看了个精光!

“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我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唉。” 苏南叹息一声,不过也难怪他们不信,自己总不能把紫翎羽亮出来给他们看看吧? “休要狡辩,登徒子,吃我一枪!” 白板手握钢枪,直指苏南,威势迅猛,势不可挡!化神境中期,实力倒是不错,不过却并不是苏南的对手。苏南单手一握,直接握住了白板手中的钢枪,低喝一声,一掌打出,将她的长枪逼退而去,苏南并没继续出手,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白盈。 “且慢动手!两位,我的确并无冒犯之心,我只是想知道,你胸口有没有一颗痣?” 这句话说完,苏南都想给自己一巴掌,我呸呸呸,这说的脚什么话,并无冒犯之心,我就像看看你胸口而已,连他自己都有些汗颜。 “还说没有轻薄之心,你这登徒子,我敢在我白族地盘撒野,今日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板依旧是气势如龙,直指苏南,这个家伙虽然实力不俗,可是要胜过自己的话,也并非是那么容易的。 你一心想着看我胸,还没有轻薄之意?这分明就是调戏!赤果果的调戏! 白盈简直要被苏南给气炸了,而且这家伙显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自己都说了,又不是没看过,那便说明他之前早有恶习,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越想越生气,这家伙还知道自己胸前有颗痣,这简直就是莫大的侮辱。 白盈眼神含泪,贝齿紧咬,红唇滴血,让苏南看了极其的心疼。 “你让我看一看,就一眼就行,我看看你胸口到底有没有痣。” 苏南眼看着白盈已经远去,急不可耐,但是另外一边,却被白板这个胖女人给纠缠住,让苏南苦不堪言。 “你给我滚!” 苏南一鼓作气,连续出手,招招狠辣,直接是多下了白板手中的长枪,一脚踢出,将白板生生踢出了十余米。 “简直是太有型了。” 白板喃喃着说道,双眼迷离,望着苏南离去的背影,直接是晕了过去。 苏南追去温泉之外,紧随其后,因为他太想知道,眼前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蒋婉莹,如果不是,为什么她的胸口,似乎也有一颗痣呢?若是,为何她却不肯跟自己相认呢? 苏南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想要去问蒋婉莹了,他坚信自己之前被魔鬼七色花带入幻境之后,绝对不是巧合,这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让他在这里,与蒋婉莹相遇,坦诚相见。 “婉莹,你不要躲着我。” 苏南目光闪烁,心中无比的忐忑,甚至是复杂难耐,这个时候他只想跟那个女子问清楚,若不是,苏南绝不会纠缠,可是就让我看一眼你的胸口又能如何?刚才又不是没看过。 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样呢?苏南心中感叹。追了许久,才在一处开阔的地界,失去了白盈的踪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周围一群手握长枪的男子,却是忽然之间,截住了苏南的去路,周围是一片开阔的地域,而这里更像是一个部落,一个种族,木屋石砌,男女分明,女的身穿白衣,男的身穿蓝衣。 大约有十几个化神境初期的男子,将苏南团团围住。 每个人都是目光阴狠,凶神恶煞,似乎苏南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般。 “你是谁?为何擅闯我白族!” 为首青年怒喝道,手握长枪,直指苏南,寒光凛凛的枪茫,掩映着黄昏的日光,显得极其的耀眼,极其的森然。 “我只是从山崖之下掉下来而已,不小心……不小心误入贵族,还望见谅。” 苏南神色平静,看着周围之人,十几个化神境初期,他倒是不在乎,但是谁知道这白族之中,是否有着真正的强者。 “误入白族?呵呵,从山崖之上掉下来,你还能活?你骗鬼呢吧,小兔崽子,你究竟是谁?再不说,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格杀勿论!” 白文强一脸倨傲的说道,身材高大,显然,他是这群人之中的领袖人物,趾高气昂,颐指气使的看着苏南这个外来入侵者,没有给他丝毫的颜色。 “就是他!他偷看白盈洗澡。” 这时候,苏南背后,白板再度出现,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都是傻眼了,他偷看白盈洗澡?握草!兄弟,你撞枪口上了。 “什么?” 白文强一脸阴沉,怒喝一声,盯着苏南,手中的长枪,又是逼近了苏南两步,怒视着对方。 “就是他,把白盈看了个精光,还想看白盈的胸口,这种人,就该万枪穿心而死,最后再给他浸猪笼。” 白板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一刻,白文强的脸色几经变幻,白盈可是他最喜欢的人,自己追求白盈很久了,她都是没能答应自己,但是这一刻,竟然被一个外族之人给看光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白文强怎么能够原谅苏南呢? 那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神啊,那可是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啊,就这样被苏南看光了,那还了得? 白文强感觉自己内心怒火不断爆棚,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一定要将这个无耻败类杀之而后快。 “杀!给我杀!” 怒火喷薄,白文强手举长枪,对着苏南便是杀将而来。 这一刻,白盈也是站在了白文强等人的身后,默默的凝视着苏南。 “为什么我看他有些熟悉呢?” 白盈喃喃着说道。 “你若是不相信我,你屁股上还有一颗痣。” 苏南朝着白盈喊道。 白盈猛然间惊醒,羞得脸色发烫,怒火攻心,这个登徒子竟然没完没了了,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屁股上还有一颗痣,当着众人的面,如此言语羞辱,让白盈香肩颤抖,怒不可遏,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胸口到底有没有痣啊?” 苏南急不可耐的望着白盈,白族之人,全都是目瞪口呆,他们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儿,竟然如此的没有羞耻之心,如此的不知廉耻,如此的轻薄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谁能受得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