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8章 龙盘虎踞!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38章 龙盘虎踞!

最重要的原因,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让苏南有些吃不消了。 “搬山印!” 苏南转手之间,一印打出,收效不错,但也仅此而已,逼退了一头冰熊,接踵而来的,却是两个大家伙更加迅猛的冲击。 “日你个仙人板板,老虎不发威,你那我当病猫呢。” 苏南现在别无他法,只能拼死一搏了,能不能博出个未来,就看聚魂幡能不能震杀这两头冰熊了。 “给我灭杀!” 苏南搅动聚魂幡,万魂肆虐,无数魑魅,在黑夜之中飞升而出,不断的冲击着两头冰熊,鬼哭狼嚎,天地皆惊! 那一刻,两头冰熊显然是手忙脚乱起来,面对苏南的聚魂幡,两个大家伙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但是万魂肆虐之际,可是不会给它们任何机会的,弱肉强食,就是这么简单,谁厉害,谁就能够笑到最后。 聚魂幡作为真正的宝器,这一次即便是面对两大冰熊,也是没有给苏南丢脸,恐怖的恶魂肆虐而起,将两头冰熊死死缠住,那种剧烈的噬魂之苦,令常人根本难以忍受,即便是两头虚神境的冰熊,也是苦不堪言。 妖兽本来在灵魂造诣之上,就是远不如人类的,这两个家伙的灵魂之力,估计连虚神境都未必能够达到,在暴风一般的魂魄撕咬吞噬之间,两头冰熊几乎是叫的无比的凄惨,惨绝人寰,但是苏南知道自己绝不能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否则的话,跪在地上求饶的人,就是自己了。 苏南怒喝一声,继续搅动聚魂幡,而这一刻,聚魂幡也是十分的疯狂,大风起兮云飞扬,飞雪落定战八方,两头冰雪在聚魂幡的万魂冲击之下,鲜血淋漓,魂飞魄散,雪白的毛发,也是沾上了斑斑血迹,两头虚神境的妖兽,就这样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激起飞雪四溅。 苏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周围风声迭起,他却是满头大汗,此时此刻,他的实力已经是消耗殆尽,但是总算是将那两头畜生给制裁了,否则的话,他跟辰侠可能都会有着极大的危机。 苏南一脸严肃的望着那偏僻的山洞,周围却是在这个时候,似乎变得地动山摇,大地仿佛在轻轻的颤抖着,苏南一怔,浑身一打了个冷战。 轰隆隆---- 一声爆冲之声,震耳欲聋,旋即辰侠便是从那洞口疾步而出,一脸的霸气之色,目光炯炯,威势绝伦。 “哈哈哈,虚神境,我出来了,苏兄!多谢你为我护法了,这一天我等了太久太久了。” 的确如此,之前辰侠一直都是被体内火毒困扰,所以实力才会一直被压制,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不可思议,辰侠体内的神韵之气,一直都是非常的雄厚,若不是因为火毒,他也不会迟迟没有突破虚神境,今日火毒散去大半,实力突飞猛进,辰侠心中自然是无比的兴奋。 当然,这一切都是苏南的功劳,辰侠知道自己这一生,怕是都还不完苏南的恩情了,不过他却是真心把苏南当成了异性兄弟,完全没有任何的掺假,即便是有一天,辰侠为了苏南去死,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毕竟自己能够活到现在,都是苏南的功劳。 “苏兄,如今的你,再想胜我,怕是就没那么简单了,哈哈哈。” 辰侠心情大好,狂笑着说道。 不过此时此刻,苏南却并没有去接辰侠的话,因为他感觉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不会是要地震吧?” 苏南下意识的说道,但是很显然,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有些绝望,因为一个巨大的血肉,已经从辰侠的脑袋上滚落,直接将他砸下了山洞之前,滚落在了自己的身边。 辰侠一脸蒙圈,回头之间,却是瞪大了眼睛,瞬间傻眼。 “雪崩,快跑!” 苏南脸色惊变,如果是普通的雪崩还行,这可是壁立千仞,周围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雪崩而下,一个个雪球不断滚落,越来越大,越来越重,感觉四周似乎都在天塌地陷一般。 辰侠也是一愣,拔腿就跑。 苏南比辰侠聪明不少,拼命飞起,用自己最后一丝余力,振翅而起,疾飞三十里,才算是躲过了这一场令人心神震惊的雪崩。 辰侠跑得非常快,速度飞起,最终苏南也是满脸狐疑的看着他,沉声说道: “你他娘的为什么不飞?” 辰侠一瞬间愣住了,对呀,老子会飞呀?突破了虚神境之后,我可以短暂的御空飞行了? 辰侠老脸一红,感觉智商瞬间下线,最终被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雪球,狠狠的拍中,淹没了雪崩之中,不过好在这个时候,雪崩已经渐渐散去,周围的大雪,也全都是落在了最为低洼的群山之间,这一场雪崩,让两个人都是猝不及防。 片刻之间,辰侠从大雪崩之中破雪而出,长舒了一口浊气,脸上带着斑斑血迹,不过好在并无大碍。 “真是太丢人了。” 辰侠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愧难当,还是被这雪崩给砸的。 “明明可以飞,你偏要跑,我也是醉了。” 苏南白了辰侠一眼,不过总算是逃过一劫,两人都是并无大碍,有惊无险,辰侠突破了虚神境,也算是皆大欢喜。 雪崩退去,苏南再度望向那群山之时,却是变得凝重起来。 “辰兄,你看着山,好像是一条沉睡的巨龙,蜿蜒曲折,八百里群山,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苏南神色凝重,最为重要的是,他看了出来,这是一处大运之地,自从了解了矩阵之后,苏南对于阵法的造诣,也算是颇为之高,这八百里龙行蜿蜒,环抱群山,就像是一条冉冉升起的巨龙,磅礴大气,龙盘虎踞之间,龙气升腾,简直是堪称绝地! “我看不出来……” 辰侠挠了挠头,十分尴尬的说道。 “看不出来你都不会敷衍一下吗?好歹也装作很懂的样子嘛。” 苏南实在无语,辰侠这家伙哪里都不赖,就是太过迂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