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7章 三寸光阴,一念天堂!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47章 三寸光阴,一念天堂!

?苏南双眼如墨,漆黑无比,瞳孔之中的黑色光点,不断放大,黑魔剑气萦绕而起,噬魂封魔剑不断的吞噬着黑武士周围的魔气,就连一旁洗剑池边的铁树,也是变得黯淡下来。 苏南猛然间抬头,黑武士的这一剑,已经斩落下来,苏南催动黑魔剑气,横削而出,一斩风云变,再斩天雷现! 斩龙诀锐不可当,噬魂封魔剑的厚重,让黑武士手中的重剑,都是望尘莫及,一道黑色巨龙宛如附着在苏南手中的噬魂封魔剑上一般,第三剑再度斩出,黑魔剑气遍布黑武士的身体,万道剑影化作一道穹光,黑魔剑气撕裂而出,霎那之间,黑武士被震退而去,狼狈不堪。 “这家伙,好像已经入魔了。” 龙玥心有余悸的看着苏南,这一刻,她的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这家伙的眼神完全与之前不同,带着黑色的精光,血色的瞳孔,就像一个魔王降临一样。 太强大了! 青衣女子脸色惊变,苏南的黑魔剑气,甚至比黑武士都要可怕,所有的滔天魔气,全都是汇聚成了黑魔剑气,黑武士完全无法与之匹敌,苏南仗剑而立,横削而落,如同盖世魔尊,睥睨天下。 “陛下,不要……” 黑武士嘶哑的声音,回荡在广场之上,但是一道道黑魔剑气,已经在这一刻,彻底的凝聚成形,手起剑落,苏南昂首挺胸,面若黑羽,冷眼如霜。 没有丝毫的言语,噬魂封魔剑的剑气不断汇聚,彻底撕裂了黑武士壮硕如山的身躯,一剑斩落,魔气溃散,全部被噬魂封魔剑吸入剑中,而黑武士也化作了一滩积水,飞溅四起,落在了青衣女子与龙玥的身上。 猛然间,苏南转头看向青衣女子,手中的噬魂封魔剑,依旧还在不断颤动,似乎想要抹杀青衣女子。 那一刻,苏南感觉到自己甚至已经失去了意志,脑海之中变成了一片混沌,尽管他不断的叨念着太玄无量道,但是这黑武士的魔气也同样被噬魂封魔剑所吞噬,他的心神已经越发不宁,甚至失去了部分的主动权,这噬魂封魔剑之中的杀戮意志,已经在不断的腐蚀着自己的灵魂与身体。 “该死的家伙!” 苏南心中无比愤怒,但是却依旧浑浑噩噩,与这杀戮的意志,不断争夺着掌控权,太玄无量道不断的削弱噬魂封魔剑的杀戮意志,不断净化黑魔剑气,可是却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苏南提剑而起,与青衣女子四目相对,那一刻,苏南眼中的杀意,弥漫整个瞳孔之中,大喝一声,手起剑落,直接斩向青衣女子,青衣女子也已经闭上了双眼,因为她跟龙玥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毫无还手之力,更遑论如今的苏南,就像是一个盖世魔神,根本无从抵御。 那一剑,斩在了青衣女子的面前,甚至连她的三千发丝,都是被剑气吹散,距离她的眉心,只剩下一公分而已,但是最终,终归还是没能斩下去那一剑。 苏南的意志,终归是战胜了噬魂封魔剑的杀戮意志,苏南的眼神渐渐恢复澄澈,他险些酿成大错,如果就这么斩杀了青衣女子,估计他会抱憾终生的,毕竟,那个人长得跟杨念贞一模一样,虽然她们注定不是一个人。 当苏南的剑,落下来的时候,他才赫然发现,青衣女子眼神之中的茫然。 苏南狠狠的摇了摇头,脸色苍白,收回了噬魂封魔剑,一脸的颓然,体内的滔天魔气,也是如同潮水般退去。 苏南长舒了一口浊气,当他与青衣女子对视而立的那一刻,青衣女子的眼中,似乎也是带着一抹迷茫之色。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苏南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青衣女子的身份神秘,让他充满了好奇。 “我叫苏南,你跟我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但我知道,你不是她,因为你们的眼神不一样,而且她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 苏南认真的说道。 “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吗?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苏南十分疑惑的看向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叹息一声,眼神之中的复杂之色,颇有种一言难尽的感慨。 “这里是轩辕冢,也是八大剑冢之一。那黑武士,就是厄族强者。剑冢便是剑的埋骨之地,一截残剑而已。因为轩辕剑之上,沾满了魔气,这洗剑池,便是轩辕大帝所铸就,只为洗去轩辕剑上不该沾染的魔血,只可惜,洗剑未成,却耗尽龙脉之力,厄族强者来袭,也被封印在这里,铁树开花,厄族强者重生,险些被夺走。可悲,可叹啊,轩辕大帝,早已经不在了……” 青衣女子喃喃着说道,充满慨叹,深深的看了苏南一眼,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谁?轩辕大帝是谁?他来自哪里?是不是大红尘?你认不认识杨念贞!” 苏南有着无数的疑问,可是眼前的青衣女子,却是不紧不慢,似乎没有丝毫的着急。 “我是谁,我也已经忘记了,我究竟是谁。大红尘,好熟悉的名字,我去过那里吗?我也不记得了。” 青衣女子摇头,眼神冷漠,凝视着苏南。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苏南无比的着急,可是她却依旧是风轻云淡,杨念贞的影子不断在自己脑海之中回荡着,可是她不是杨念贞,他的孩子,又在何方,苏南心中愧疚,充满了焦急。 “缘起缘灭,不过三寸光阴,百世轮回,道是一念天堂。” 青衣女子微微一笑,她的身影,也是在这一瞬间,变得虚幻起来。 “告诉我,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苏南歇斯底里的吼道,可是青衣女子的身影,依旧是渐渐变得虚化,最终化为了一截残剑,落在了苏南的面前。 苏南状若疯狂,脸色苍白,怒吼着内心的不甘,可是她依旧还是化作一缕清风而去,只留下一截残剑。 当她消失的那一瞬间,苏南的心,没来由的一疼,毕竟她长得与杨念贞一模一样,他害怕有一天,杨念贞与自己的孩子,也会像她一样,随风而去,消散无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