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5章 四大学院!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75章 四大学院!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苏南真的是毫无贬斥之心,不是他能力不够,而是他根本炼制不出抑火丹,又何必白废周章呢?但是在姜云鹤看来,苏南就是敝帚自珍,就是贪心不足,就是不知好歹,即便是自己亲身起顾于茅庐,他也依旧不为所动。 这不是嚣张是什么?这不是吃独食又是什么? 在姜云鹤心中,苏南已经是跟自己彻底杠上了,这个家伙既然如此不知好歹,跟自己作对,那么也就没必要跟他客气了,即便是他这段世间在内院之中一枝独秀,无人能够与其争锋,但是他的实力,依旧只是个虚神境还不到的渣渣,姜云鹤给足他面子,他却偏要一意孤行,所以姜云鹤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势必要跟苏南抗衡到底。 聚丹坊如今已经没什么生意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苏南的身上,他的抑火丹着实是太过火爆了,所以根本聚丹坊已经处于一种被架空的状态了,如果姜云鹤不想办法拉拢苏南,聚丹坊就真的要玩完了,所以姜云鹤迫不及待的找上了苏南,却没想到,竟然会被如此无情打脸。 “这是你说的,苏南,你好自为之吧,哼,今日我不与你为难,毕竟身为师兄,总该要有师兄的样子,但是半月之后的挑战赛,你是逃不到的。” 说完,姜云鹤便是拂袖而去。 “挑战赛?什么挑战赛?这家又想搞什么鬼?” 苏南心中颇为疑惑,不过却也没心情跟他继续纠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还不如乖乖炼丹,好好修炼,天天向上。 姜云鹤闷闷不乐的离去,不过如果在这里对苏南出手的话,势必会落人口舌的,身为内院三巨头之一,他还有着自己的骄傲,即便是针对苏南,也必定是要名正言顺的击败他,让所有人看一看,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不过苏南这个时候也必定要小心翼翼,这段时间锋芒太路,让他注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而且自己的实力还没有突破虚神境,在那些内院大佬眼中,他还是只是小学弟而已,内院三巨头之一的姜云鹤已经率先出手,其余之人,也必定会随之观望,苏南在内院之中,几乎已经拿到了数千万的天火结晶,这笔财富,对付很多人来说,都是相当可怕的,眼红之人,不在少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得到的越多,承受的也就越多,苏南在内院之中必定会遭遇到重重险阻,这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但是被内院三巨头之一的姜云鹤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不是自己炼制抑火丹,拯救了不少人,再加上之前的云雷谷历练之中攒足了足够的人气,恐怕现在的他,早就已经遭人妒忌,屡屡碰壁了。 姜云鹤走后,苏南修炼了一周时间,炼制了足够的抑火丹,再次走出九层炎塔的时候,却感觉到了地底之下的一阵异动,不过究竟是第八层还是第九层就不得而知了,这一阵异动,只出现了三秒钟的时间,那种恐怖的烈火激荡,让苏南眉头紧皱。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苏南喃喃着说道,停留了片刻,却再无异动,只得离开了九层炎塔。 苏南从九层炎塔出来的时候,辰侠早已经是在门口等着他,现在辰侠完全成为了苏南的御用销售,因为辰侠之前被火毒侵扰,在内院之中可是有着不少人都知道的,如今也算是变成了苏南的广告代言人。 火毒尽除之后,辰侠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甚至已经隐隐有了虚神境初期巅峰的实力,永不老多久,突破虚神境中期,怕也不在话下。辰侠的天赋极强,之前那等实力,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被火毒荼毒而已,如今无毒一身轻,修为进步神速,也是情理之中。 “对了,苏兄,过两天就是学院的选拔大比,你要不要参加?” 辰侠对苏南说道。 “什么选拔?” 苏南心中一动,想起了之前姜云鹤对自己说过的话,难道是有什么选拔比赛吗? “每十年一届的学院大比,而且是四大学院,分别是北玄学院,凤雏学院,龙启学院,以及武神学院,作为有乐郡四大学院之一,每十年都会有一次排位大比的,排位大比关系着北玄学院的威名,每一次排位大比的奖励,也是十分的诱人。对于每一届的大比,学院都是极其重视的,因为这关系到在整个有乐郡之中,学院的排名,若是赢下了比赛,那么北玄学院脸上也是光彩十足啊。” 辰侠一脸激动的说道。 “你这是确定要参加了吗?说说看,有什么奖励?” 苏南饶有兴趣的看着辰侠,这个学员之间的比试,看样子应该会非常的有意思,而且强者众多,天才云集,势必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据说上一届冠军得主的奖励,是一件宝器,而且还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好处,数不胜数,最重要的是,学院之间的大比,会吸引大半个有乐郡之中的人去观看,甚至很多势力,都会对这一次大比另眼相加,如果能够在学院大比之中取得一个不错的名次,无论在有乐郡之中,走到哪里,都会备受尊敬,吸引无数势力拉拢你的。” 辰侠十分严肃的说道,他这一次已经做好了准备,势必要在这一刻的大比之中,取得一个好名次,日后闯荡通英府,大名府,甚至是有乐郡之际,势必会得到无数的敬仰与好处,毕竟,谁也不可能始终在学院之中修炼,闭门造车,那样的话,不经历风雨,怎么可能会见彩虹呢?只有真正走出北玄学院的历练,才会彻底成长起来。 “有乐郡四大学院,听上去似乎很厉害,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去到长丰郡呢。” 苏南喃喃着说道,想起了自己杳无音讯的妻女,苏南的心中便是充满了悲哀,但是没有人能够明白,他心中的苦,有多么的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