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5章 我若救他,谁来救我?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85章 我若救他,谁来救我?

?伴随着肖若水倒了下去,全场之人,都变得紧张起来,气氛凝固,每个人都是翘首以盼,可是火毒的剧烈痛楚,让他们完全失去了知觉,肖若水一口鲜血喷出,气息微弱,命悬一线。 “若水!” 一个肖若水的姐妹冲上前来,抱起肖若水,一脸愤怒的看着苏南。 “快拿抑火丹来,救人要紧。” “你算老几?你凭什么命令我?我又凭什么要救她?我的抑火丹,就算是扔掉,也不会给你们吃的。如果今天我不敌他们三个,倒在血泊之中,你会喊一声刀下留人吗?你不会,因为我死不足惜,对不对?哈哈哈,真是可笑,现在她生机微弱,命在旦夕,凭什么我就要救她?这是什么道理?你来告诉我。” 苏南怒喝一声,周围鸦雀无声,甚至连有些人的喘息声都是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面色焦急,怒声道: “人命关天,哪来那么多废话,你到底给不给?” 女子与苏南直视,咬牙切齿。 “她咎由自取,威胁我,挑战我,想要杀了我,现在要我救她?痴人说梦。” 苏南冷哼道。 “你这个见死不救的畜生。” 女子直逼苏南而去,想要去抢夺苏南的抑火丹。 苏南挥手之间,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那女子的脸上,无比的清脆,谁也没想到苏南会这么狠辣,出手如电,那个女子整个脸全都是肿了起来,被苏南一巴掌打蒙了,一脸委屈,怔怔的看着苏南。 “我苏南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你是个例外,管好你这张臭嘴,蛮横无理,不知好歹,如果不是我吃斋念佛,为我子孙后代积德行善,你已经死了。” 这巴掌,看的江云飞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上前再抽她一巴掌。 “打得好,痛快!不要脸的臭婊子,怎么舔着脸来要抑火丹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老祖宗打压女人地位,看来是早有先见之明,你这种女人,跟脑残智障又有什么区别?” 江云飞无比兴奋,暴跳如雷,大声骂道,全特么的是无耻到了极致,之前跟苏南决一死战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是这副样子?现在要死了,想到苏南了,谁该你们的还是欠你们的? “我求求你了,苏南,救救我,快给我一颗抑火丹吧,求求你了。” 李燕超跪在苏南的面前,疼的龇牙咧嘴,火毒遍布全身,让他痛得无法呼吸。 “说说看,是谁指使你们来跟我作对的?抑火丹,到底有没有副作用?是不是毫无用处?” 苏南笑着看向李燕超,李燕超脸色一变,咬咬牙,默不作声,不过接下来,他也被火毒肆虐,彻底的昏了过去,双眼发白,浑身不断的颤抖着,抽搐着,如同星星之火,让他们在火毒之中,歇斯底里,痛苦不堪。 苏南心中冷笑,没想到这些家伙还挺忠心护主的,不愿意说出是谁坑害他,那么你们就算是死,我苏南也绝对不会出手的。你们忠心护主,但是你们的主子,却是在拿你们的生命在挑衅我。 有人感慨,有人叹息,有人为苏南叫好! 既然你们都是被抑火丹所害,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问苏南索要丹药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现在,很多明眼人都已经看的出来了,他们就是被人指使,被人利用,来故意抹黑苏南的,李燕超三人已经不打自招,只有苏南的抑火丹能够救他们了。 忽然之间,虚空一闪,一道灰袍身影,破空而至,看着眼前三个深中火毒之人,眉头紧锁。 “苏南,快拿抑火丹来,先救人,有任何恩怨,事后再说。人命大过天。” 灰袍老者沉声说道,瞪着苏南。 “是副院长!” “连副院长都出来了,看来这一次的闹剧,终归是该结束了。” 有人惊呼一声,内院副院长葛云坤,这可是比萧青龙长老,都要更加大牌的,实力更是无与伦比,整个人站在那里,在场所有人,都是不敢高声语,心神无比压抑。 苏南也是感觉到这个副院长的目光,带着一丝冷漠之色,甚至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中,颐指气使,身居高位,十分的霸道。 “不给!” 苏南冷漠的说道。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小兔崽子,你要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 葛云坤沉声说道,苏南感觉到自己的压迫不断的加重,紧紧只是一个念头,他就被这个副院长压实的难以动弹。 简直太强了!苏南心中骇然,这个副院长的实力,简直比高老头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小子不才,想问院长一句话,我为什么要救他们?” 苏南不卑不亢的问道。 “在这内院之中,允许你们争斗,已经是学员的仁慈了,如今生死攸关,当然是要以大局为重,如果再不把抑火丹给他们吃下去,他们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葛云坤说道。 “这么说来,院长大人算是认可了我的抑火丹,但是你认可,别人却不认可啊。” 苏南冷笑道。 “抑火丹的确是不错的丹药,能够抑制火毒滋生,不可多得。但是现在,生命在前,岂容你造次?” 葛云坤沉声道。 “造次?哈哈,他们根本不值得我救,他们咄咄相逼,故意坏我名声,三番两次的挑衅于我,令我成为千夫所指,还要与我不死不休,让我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让我在内院之中没有立足之地,现在,却让我来救他们?可笑,真是可笑至极,哈哈哈。这个时候,作为敌人,我没有插他两刀,难道你们不觉得,我已经是相当的仁慈了吗?我只问你,院长大人,我若救他,谁来救我?” 苏南狂笑着说道,眼神冰冷如霜,与皮长山四目相对,毫不畏惧,霎那之间,让所有人为之语塞,一言难尽。 是啊,苏南的话完全没有错,我若救他,谁来救我呢?别人对我刀剑相向,我即便是再仁慈,又怎么可能去帮我的敌人呢?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有人要杀你,难道你还洗干净脖子等着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