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9章 蔫坏蔫坏的高老头!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89章 蔫坏蔫坏的高老头!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南瞪了高老头一眼,整理了一下衣衫,此时此刻,皮卡丘已经醒来。 “我好像又吃多了,苏南,你这丹药真要吃,等我消化了,过两天再来找你。” 皮卡丘甜甜一笑,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一般,带着鬼精灵般的活泼与喜悦,扬长而去,从始至终,甚至都是将高老头当成了透明人。 “嘎嘎嘎,苏老弟,你们年轻人也太放肆了,啧啧啧,我要是再年轻一百岁,绝对不比你差。” 高老头嘿然一笑。 “滚!你个老不正经的,我们之间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苏南一脸正义的说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高老头撇撇嘴,不屑一顾。 “我----” 苏南发现他竟然无言以对,自己总不能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高千智吧?既然他已经误会了,那么自己说再多都是徒劳的,换做是自己的话,估计也不会相信他们两个是清白的。 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苏南也懒得跟高老头继续争论下去。 心中不禁鄙视了这个老东西一百遍,希望他不会卑鄙的拿这件事情当作威胁自己的手段吧。 “日后老头子还有不少麻烦苏老弟的地方,苏老弟,我想你一定不会拒绝吧?嘎嘎嘎。” 高老头的笑容,让苏南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您可是北玄学院的长老,我怎么敢呢。” 苏南似笑非笑的说道。 “苏老弟果真是爽快的人,我喜欢。” 高千智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苏南只得认栽,谁让自己被这个老家伙抓住了把柄呢。 “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苏南没好气的说道。 “我那个朋友回来了,当初的蚂蚁大力丸的丹方就是他给我的,但是没想到,你竟然炼制的要比他好上那么多,让他心中十分不平衡,而且听说你的抑火丹风靡北玄学院,他也是对你极为的好奇,所以想让我请你一叙,认识一下。他也是北玄学院的长老,五品炼丹大师,实力比我更高。” 高老头始终都是笑脸相迎。 “五品炼丹大师,见见倒是无所谓,但是你得给我守口如瓶,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知道吗?否则的话,我跟你没完。” 苏南无比严肃的说道。 “笑话,你看我是那么不地道的人吗?你每个月给我十颗抑火丹,我怎么会乱说呢。” 高老头耸耸肩,笑容醇厚的说道。 “我日你仙人板板!” 苏南冷眼瞪了高老头一眼,这家伙趁火打劫的功夫,还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无形之间,又被敲诈了十颗抑火丹,而且每个月都要给他,苏南相当的抓狂,可是高老头还是信誓旦旦,一脸的风轻云淡,仿佛置身事外一般,他奶奶的,蔫坏蔫坏的。 “走吧,我也想看看,这个所谓的五品炼丹大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苏南冷漠的说道,高千智这老不死的,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他们两个相爱相杀,也不止一次了,这一次苏南总算是栽在了高老头的手里。 “走吧,他这个人可没我这么和蔼可亲,又好相处,性格觉得很,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 高千智叮嘱道。 苏南眉头一皱,就你还和蔼可亲,又好相处?连你都不如,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 两个人来到了高千智的住处,一个灰袍老者,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神色肃穆,宝相庄严,实力甚至已经是达到了人神境,让苏南感觉到压力倍增,看来高千智并没有骗他,这个人实力的确非常之强。 “纳兰兄,我回来了,人我给你找来了,哈哈,今天晚上,咱们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高千智笑着说道,转身提起了一大坛子美酒,砸在了桌子上,十分的豪爽。苏南也是几乎没见过高千智有如此豪爽的时候,而且看上去似乎非常质朴,但是骨子里的蔫坏,只有苏南最清楚。 被称作纳兰兄的灰袍男子,缓缓的睁开双眼,淡淡的看了苏南一眼,这个人就是能够炼制出抑火丹跟蚂蚁大力丸之人吗?而且全都是九成丹,让他都是有些望尘莫及的感觉。 还不到虚神境?纳兰带刀摇了摇头,似乎对苏南又是看轻了几分,不过他能够炼制出九成丹以及抑火丹,却让纳兰带刀有些惊讶。 “坐。” 纳兰带刀说道,与苏南四目相对。 苏南自然也是看出了纳兰带刀眼神之中的轻蔑之色,苏南直接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甚至将腿踩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拄着膝盖,带着几分江湖气息,微微一笑道: “苏南。”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纳兰带刀脸色阴沉了下来,坐姿虚浮,在他这个长老面前,全无丝毫恭敬之色,怎能让纳兰带刀感觉舒服呢?他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这个小子,还真是狂妄。 “我有让你坐了吗?” 纳兰带刀冷漠的说道,抬了抬眼皮,似乎依旧充满了不屑之色。 “高老头请我来的,又不是你请我来的,我坐与不坐,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南嗤笑道,丝毫无惧纳兰带刀,连高老头也是一怔,可以啊小子,你可是北玄学院第一个敢跟纳兰带刀这么说话的人,即便是萧青龙,都未必敢跟纳兰带刀如此叫板,毕竟他可是北玄学院三大炼丹师之一,身份尊贵,地位尊崇,平时想要巴结他的人,那是不计其数,像苏南这般倨傲的,绝对是第一个。 “好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如此没有礼数,不懂规矩,难道就没人好好约束你吗?” 纳兰带刀的脸色越发阴沉,凝视着苏南。 “来者是客,你是客,我也是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在高老头的地盘儿,你这不是打高老头的脸吗?我苏南从来不是挑事儿的人,但是这事儿如果放在我身上,我高老头,我绝对忍不了。” 苏南挥了挥手指,一脸冷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