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4章 聚丹坊,姜别鹤!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94章 聚丹坊,姜别鹤!

虽然比试的方式充满了无数种可能,但是正因为这种不确定性,才让越来越多的人,兴奋无比,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竭尽全力的施展自己的手段! 只有这样的比试,才能够真正激发人的血性,只有如此,他们才能够超越自己。 “你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块令牌,我已经在这祈雾森林布下大阵,如果遇到生死危机,即可捏碎令牌,自然会被踢出祈雾森林,这是一场比试,但更是一场试炼,你们有着自己的保命方式,所以,生死勿论!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我在祈雾森林的另一边,等着你们。” 吴虎澜脚踏清风,转身而去,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虚空深处,八千里,对于吴虎澜而言,只不过是眨眼之时而已。 吴虎澜转身而去,苏南的目光之中,闪烁着一抹异彩,好快的速度,好强的气息!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够达到吴副院长那样的实力呢?有了吴副院长那样的实力,自己也就可以横跨什刹海而去,寻找自己的妻女了。 “看来这一次,又是免不了一场龙争虎斗了,苏南,你一定要小心,你锋芒太盛,我担心内院之中那些别有用心的,必定会趁着这一次的机会,对你不利的。” 江岚忧心忡忡的说道,她的担忧也并非不无道理。 “嗯,我会的,谁若是想要我苏南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的。” 苏南微微一笑,但是嘴角的杀戮之意,却是让江云飞都是为之心寒。 有时候,江云飞真的感觉苏南就像是一个活了无数岁月,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跟他比起来,苏南似乎是步步为营,处处机关算尽,几乎算无遗策,而他就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白。 苏南啊苏南,虽然你的实力并不强,但是我却是感觉始终看不透你。 江云飞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微微颔首,兄弟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苏南点点头,与辰侠结伴而行,开始迅速前往祈雾森林。 机不可失,内院之中报名参加选拔的高手,已经是迅速突进,冲进了祈雾森林的边缘。 祈雾森林,作为北玄学院后花园一般的存在,并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危险,偶尔有几只虚神境的妖兽出没,已经算是大新闻了,毕竟这里距离北玄学院实在是太近了,不足万里,若是北玄学院的长老或者院长一出手,估计鲜有妖兽能够在这里存活太久。 而吴虎澜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就是为了让他们互相对战,弱者,自然是会自己捏碎令牌被踢出祈雾森林,而留下来的,只有强者!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战斗,更会激发他们的斗志与热血,祈雾森林更像是一个竞技场,只是在这个偌大的竞技场之中,他们能够肆无忌惮的战斗,没有任何的隐藏。 苏南与辰侠进入了祈雾森林之后,始终都是站在一起的,毕竟作为虚神境强者,辰侠的实力摆在那里,遇到化神境之人,几乎是可以碾压的,前提是不会遇到苏南这种在他眼中不能够以常理度之的超级大变态。 两个人的组合虽然不说能够横扫无敌,无往不利,但是至少拧成一股绳,想要对他们不利的人,也必定会有所收敛的。 “现在大家的第一个目的地,应该都是祈雾森林之中那颗蟠桃树,我们两个的速度应该都不慢,先到了那里再说。” 苏南神色凝重,展开紫翎羽,开始全速前进,但是苏南没想到的是,辰侠却是完全跟不上自己的速度,无奈之下,苏南也只能先行一步,毕竟先一步到达蟠桃树那里,得到蟠桃,也就得到了一个名额,到时候总比从别人手中抢夺要来的好吧? “你先走吧苏兄,迟恐生变,我们在那里会合便是。” 辰侠低声说道,苏南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紫翎羽振翅而起,其恐怖的速度,即便是虚神境中期,都是望尘莫及。 苏南浮空而起,从容穿梭于古木山林之间,一路之上,不少人都是被苏南完美超越,甚至如同一道流光一般,冲向了最前方。 “握草!这家伙是谁?怎么会这么快?” “不知道,该不会是哪个隐藏修炼的黑马吧?” “说不好,看来咱们得抓紧了,否则到了那蟠桃树前的时候,估计连桃核都捞不到了。” 不少被苏南超越之人,都是加紧追击,毕竟谁能够先一步到达,谁就占尽了先机,这才是真正的生死时速。即便你的实力不够强悍,但是如果你能够以速度见长,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取胜的方式有很多种,老祖宗有句话说的好,不管是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苏南施展疾速,不足一日时间,黄昏落日时分,便是赶到了蟠桃树前,不过这个时候,在蟠桃树前,已经是站着三道身影,两男一女,眼看着蟠桃树上璀璨闪耀的蟠桃,晶莹剔透,灵气十足,但是三个人却没有人上前一步,都是默默的观望着。 当苏南落在蟠桃树前的时候,才赫然发现,那十丈余高的蟠桃树上,正有一条巨蟒,虎踞龙盘,顿时之间,让苏南的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怪不得眼前这三个人完全没有丝毫想要摘取蟠桃的意思。 不难想象,这巨蟒估计也是吴副院长刻意安排的,他们想要轻松的走过这祈雾森林,绝非易事。 苏南的出现,让三人也是挥手而望,看了他一眼,都是颇为惊讶。 “苏南!” 左手边的白袍青年一眼就认出了苏南,眼神微眯,嘴角带着一抹冷意,他的实力也是达到了虚神境中期,实力相当强悍,另外两人,也是如此。 苏南眉头一皱,那白袍青年对自己似乎充满了敌意,而苏南却并不认识他,自己在北玄学院的知名度,几乎是无人不知,他认识自己也算不得什么。 “你又是谁。” 苏南冷漠道,那白袍青年甚至没有再去关注那蟠桃,而是将目光落在苏南的身上,战意高昂。 “聚丹坊,姜别鹤。” 白袍青年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