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5章 扔掉令牌!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95章 扔掉令牌!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袍青年手握长刀,修长无比,足有七尺,寒光凛凛,森然如月光般皎洁,令人望而生畏。 “看来,你跟姜云鹤是一伙的了,不过我现在可没时间陪你玩,谁挡我的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苏南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副院长说过,生死勿论,即便是有人死在这里,也是绝对不会追究的。” 苏南与姜别鹤目光交织在一起,姜别鹤的脸色也是越发的精彩,旋即哈哈大笑道: “连虚神境都不到,也敢在我姜别鹤面前大言不惭?你以为你是谁?小子,若不是我哥哥拦着我,你早就已经死了。” 姜别鹤不屑的看着苏南。 “副院长说的对,生死勿论,所以今日你只能死在这里,这是你唯一的结局。” 姜别鹤颐指气使,似乎已经吃定了苏南,纵使你炼丹之术再厉害,不一样还不是我的对手?半步虚神境,也敢在这里叫嚣,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需要我们帮你吗?姜别鹤。” 身旁短小精悍的男子,穿着赤膊坎肩,笑眯眯的说道。 “咯咯咯,我想姜哥哥是不需要的,区区一个半步虚神境,难道还能难倒我天龙榜之上排名第十一的姜哥哥吗?” 短裙少女媚眼如波,笑嘻嘻的说道,身材靓丽,光彩照人,眼角带着一丝狡黠的味道,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两个人,实力与姜别鹤,几乎不相上下。 “说的对,对付一个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何须你们两个动手?我一人足矣,甚至我让他一只手,他也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姜别鹤神色冷漠,从始至终他都是没有将苏南放在眼中,在他眼里苏南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小角色而已,靠着抑火丹才在内院之中混的风生水起,但是没有实力,不管你走在哪里,都注定不会受到重视的。 “当然,你现在并不是没得选择,一个是交出抑火丹的炼制方法,不过我想以你这种死脑筋的家伙,是绝对不会就范的,之前抑火丹事件没能让你身败名裂,你竟然还敢继续叫价走高,还真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至于另外一个,你应该明白,像狗一样滚出这里,你可以获得自由。” 姜别鹤大笑着,脸上充满了讥讽之色,刀芒直指苏南,下一刻,他的长刀,就有可能直通苏南的脖颈之上! 姜别鹤咄咄逼人,苏南的眉宇之间,也是彻底的拧成了一到黑线,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虚神境中期,看来自己真得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大王。 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姜别鹤悠然自得,杀苏南,对他而言,就跟杀死一只鸡那么容易,不费吹灰之力。 “你哥哥姜云鹤我尚且不放在眼里,又算老几?还想把我从这祈雾森林之中清出去,真是不自量力。” 苏南嗤笑道,这家伙吹牛皮的本事,倒是不弱。 “如果不是你有逃命的令牌在手,你以为,你还有命离开这片祈雾森林吗?” 苏南故意讥讽道,只要这个家伙能够丢掉手中的令牌,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抑火丹事件,我苏南永远记得,你们这群暗地里捅刀子的人。 “有点意思,姜别鹤,你不会被这小家伙给唬住吧?” 敖战冷笑着说道,他们三人似乎也并非是铁桶一块,或者说,他们似乎本就不是一伙的。 “敖战,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姜别鹤眼神冰冷,汇聚在苏南的身上,这个家伙,看来还真是够狂妄的,一再挑衅他的底线,姜别鹤已经是有些忍无可忍了,这小子,必须要受到惩罚。哥哥身为内院三巨头之一,贸然对苏南出手,势必会引起轰动,面子上也不好看,那今天自己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我扔掉手中的令牌,你呢?敢不敢赌一把,我们全都扔掉,谁捡谁是孙子。” 姜别鹤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南,这家伙一旦丢掉手中的令牌,那么自己就会以摧枯拉朽之势干掉他。 “有什么不敢的,我数一二三,咱们一块仍,怎么样?” 苏南的笑容,比姜别鹤更加的从容,两个人都是各怀鬼胎,这个时候,苏南要的就是他不顾一切的背水一战,这样自己才有机会杀他。苏南也早就看了出来,那个鏖战与短裙少女,似乎并不一定会帮他。 “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姜别鹤说道。 “一,二,三!” 两个人同一时间扔掉了手中的令牌,他们两个的目的,也是相同的,在那一瞬间,苏南与姜别鹤霎那间便是完成了交锋,人王剑的霸道,让姜别鹤完全没有想到,看似轻盈如水的一剑,却是轻而易举的荡开了自己手中的长刀,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暮然间,天空之上,乌云滚滚,雷电交鸣,山中多阴雨,片刻晴方至,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什么样的鬼天气。 小雨淅淅沥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凝固起来,苏南与姜别鹤刀剑交鸣,半步虚神境的强势,连敖战与短裙少女,都是没有料到,这个苏南,竟然能够接下姜别鹤七剑。 “这家伙,看来有点道行,怪不得敢如此的逍遥自在,在内院之中,怕是没有人能够与其争锋了。” 短裙少女笑呵呵的说道,两个人都丢掉了手中的令牌,也就是说,他们都已经没有了退路,这一战,谁输了,谁就可能死去,生死之战,才让人热血沸腾。。 “若不是抑火丹,这个家伙,又有谁会知道他呢?不自量力,姜别鹤就算是再弱,也是虚神境中期的高手,绝不是他这个连虚神境都不到的家伙能够战胜的,自己找死,又怨得了谁呢?能够救他的,也就只有他手中的抑火丹丹方了。” 敖战不屑的说道,摇了摇头,似乎已经看到苏南跪地求饶的一幕,天龙榜第十一,姜别鹤岂同傀儡?虽然不如哥哥姜云鹤,但是他依旧是令人恐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