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6章 无穷大的剑意!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596章 无穷大的剑意!

?大雨越下越大,瓢泼之态,如同雨幕接天,不过片刻之间,已经是难分彼此,十米之内,模糊不清,根本辨别不出人影何在。 当苏南扔掉手中令牌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姜别鹤亦然,所以这一战,自己要跟他死磕到底,不能斩杀聚丹坊的姜云鹤,那就先拿你弟弟开刀! 苏南眼神犀利,杀机涌动,好久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大战了,这个姜别鹤的实力刚刚好,正好能够与自己展开一场生死厮杀。 在姜别鹤眼中,苏南简直就是个棒槌,自己扔掉了手中的令牌,那是因为他信心十足,没有令牌又如何?苏南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个家伙的战斗力,恐怕还不如自己只手一战呢。退一万步讲,即便自己真的败了,他敢杀自己吗?聚丹坊的坊主,内院三巨头之一的姜云鹤是他的哥哥,苏南杀了他,那么结局也只有死路一条。 “接受死亡吧,连老天爷都替你不值,这场寒雨,正好洗涮你肮脏的血液。哈哈哈。” 姜别鹤握紧手中长刀,长驱直入,大开大合。 对战苏南,没有任何的功夫可言,只要展开自己最凶猛的攻势,就足够了,这家伙能不能挡住他第一波攻势,还不一定呢。 姜别鹤并不想跟苏南浪费时间,他只想速战速决,他可没功夫跟苏南在这里耗费时间。 “长明刀!” 姜别鹤刀影重重,直落虚空,斩向苏南,挥舞之间,抽刀断水,雨幕连天,刀芒与剑影不断交织在一起,姜别鹤步步杀机,将苏南接连逼退而去。 一鼓作气,气息雄浑,虚神境中期,势不可挡,再加上他的绝妙刀法,对付苏南,的确应该是游刃有余,所以姜别鹤才会如此的信誓旦旦。 刀锋在手,一寸长一寸强,姜别鹤剑芒出体,十丈有余,进退有序,稳中求胜,五招之内,势必要将苏南斩杀! 不过苏南的剑,却远远不是姜别鹤能够想象到的,快若惊鸿,连雨幕都是无法捕捉的道,太上忘情剑,一剑任平生,人王剑犀利如风,穿梭雨幕之间,令姜别鹤防不胜防。 刀芒落下的同时,苏南的身影已经悄然而动,避过了一道道的刀芒,而他的剑气,已经从四面八方而来,比这寒雨更寒,比这雨幕更快,更加惊人。 苏南横扫无敌,剑势惊人,太上忘情之间,越是忘情,越是强大,越是能够体会到剑道之中的含义。 “天剑合一!” 苏南与人王剑融为一体,剑之所至,人之所行,天剑一落,寒光北斗,剑气纵横,姜别鹤步步后退,脸色狰狞,眼神之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那一剑,的确是太过霸道,天剑合一,让姜别鹤吃尽了苦头,身前的衣衫也已经被苏南尽数撕裂,如果不是他躲闪及时的话,那么那一剑,已经要了他的命。 “好小子,再来!我就不信,我姜别鹤弄不死你。” 姜别鹤怒喝一声,雨珠不断的滑落,在人王剑之上滚动而下,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苏南剑起惊澜,蓄势待发,隐身于暴雨之中,他的灵魂之力,无比的敏锐,能够迅速的感知到姜别鹤的位置究竟在哪里,甚至不需要用肉眼去看,转身及至。 一场暴雨之中的决战,让苏南酣畅淋漓,身与剑的融合,气与力的交融,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气息,甚至变得越来越强大,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交换,剑身所动,身心俱备,天剑合一,已经完美交融,下一步,又会是什么样的境界呢? 苏南心中有些好奇,有些期待,他努力的与人王剑融合在一起,那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比起灵魂境界,都要更加的难以捉摸,在天剑合一之下,苏南的剑已经足够恐怖了,至少十息之内,斩杀虚神境初期的高手,不在话下。 即便是姜别鹤,也是处处为难,招招败退,太上忘情剑所向披靡,让姜别鹤苦不堪言。 大雨滂沱,姜别鹤心乱如麻,自己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恐怖,神出鬼没一般,剑气惊魂,让他感觉到脊背发凉,这场战斗,从头至尾,他都是没能抓住苏南的影子,他只能凭感觉一战,苏南的剑与形,转换的实在是太快太快了,刀锋未至,剑影先出,已经让他进退维谷,生死两难。 苏南愈战愈勇,而且天剑合一的境界,也是变化极大,苏南甚至憋着一股劲儿,想要直接冲破天剑合一,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是无法做到,甚至他不知道下一步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剑法的至高境界,究竟在何方?苏南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人剑合一,心剑合一,天剑合一,终归不是终点。 天剑合一,哪怕再恐怖,再心意相通,也终归是有限的,而剑意,在苏南的心中,应该是无穷大的,只要自己努力,终究会超越天剑合一的境界。 姜别鹤完全变成了苏南的试金石,甚至完全没有反驳的机会,大雨之中,两道身影不断交错,可是姜别鹤却步步踉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苏南眼神之中的寒光越来越盛,他等的就是这一刻,没有了令牌,他无法逃出祈雾森林,那么只能成为苏南的剑下亡魂。 无数道剑影,让姜别鹤难以为继,根本无法捉摸,苏南的剑究竟在何方,大雨倾盆而至,他的气息,也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紧张,握刀的手,虎口开裂,身前的刀,豁口重重。 姜别鹤知道,自己已经不是苏南的对手了,这个时候继续打下去,自己只能是被苏南所抹杀,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恐怖的让人觉得不要脸,你一个半步虚神境,竟然如此之强,实在是气煞我也。 此时此刻,姜别鹤已经是萌生了退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的哥哥一定会为自己报仇的,这一战,就算是认怂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才能够东山再起。 “我认输!” 姜别鹤沉声说道,咬牙说出了这几个字,但是苏南却根本不理会他,认输能怎么样?装完比认个输就想跑?门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