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是混子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6章 你是混子

几个小混混捂着肚子,脸上露出极度的骇然,根本没有看清面前这个男人是怎么出手的,这究竟是怎样的恐怖速度? 虽然很想上去帮光哥,但苏南的眼神让他们不寒而栗,只好面面相觑在原地杵着。 吧台后的白子雅震惊的捂着张大的小嘴,刚才还是一副柔弱可欺的小帅哥,怎么现在像个大魔王一样。 此时酒吧里的音乐完全的停止了,吧台的前面形成一个十分奇异的景象。 一个戴着眼镜十分干瘦文质彬彬的小男生,正在对满身横肉十分彪悍的王晓光在疯狂的殴打。 而苏南正围着二人慢慢的溜达着,周围众多小弟都在旁边愣神的看着,却没有一个敢冲上去帮忙。 白子雅不禁心想,这个男人在扮猪吃老虎嘛,怪不得他都没正眼看过自己,看他这样的气质,肯定是某个黑帮的老大吧! 白子雅不禁心里犯起了花痴,这老大要是能看上自己该多好。 苏南背着双手,在整个酒吧中心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周围,不断的走着,眼神扫过周围围观的小混混们,仿佛被这眼神吓得定住了一般,这些王晓光的小弟们,没有一个敢有所动作。 看到张帆疯狂的样子,苏南也有些惊讶,看起来挺瘦弱的,打起架来这么凶狠! 而且张帆想必是从小生活非常不错,虽然十分的瘦,但体内一点都不虚,力道速度都比普通人要强。 而地上的光头就不一样了,常年迷醉于小姐的肚皮上,身体早就被掏空,只有这一副空皮囊能吓唬吓唬人,如今被张帆揍的像猪头一样。 打了十几分钟,张帆也累了,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王晓光的脸上,算是结束了这次殴打。 张帆打人完全是出于气愤,没有任何的技巧,只图一个爽快,所以对光头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光头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捂着满是伤痕的脑袋,手指哆嗦的指着苏南二人。 “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敢在东哥地盘上打我,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苏南二人脸色皆是毫无波动,他们自然不知道光头口中的东哥是谁,但是他俩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白子雅听到东哥的名字,浑身一颤,赶紧从吧台里走出来来到苏南的身后,悄悄的拽了拽他的衣袖。 “帅哥,你们赶快走吧,要是东哥来了就麻烦了!” 苏南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卖酒小妹居然还会帮助自己,转念一想,可能是光头调戏了她,而自己和张帆打了光头也算是间接的为他出了口气吧。 在场的所有人一听到东哥的名字都是脸色一变,不过一想到闹事的是眼前这两个人,旋即眼神又有些玩味起来,在东哥地盘上撒野,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南上前一步,对光头口中的东哥丝毫不惧,拽起光头的脖领子,轻松无比的举到空中。 “说,谁指使你们去打人的!” 光头眼神大骇,自己起码一百八十多斤,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居然像一个小鸡一样就被拎了起来,这种力量简直太恐怖了。 但是那个名字,他依旧是不敢说出口,只能在空中两条腿胡乱的踢打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苏南冷笑一声,不说是么,那就别怪我了。 轻轻的一松手,光头肥硕的身体轰的一声落在地上,摔的他七荤八素,还没等爬起来,苏南狠狠的一脚踩在了光头的手上。 “啊!”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让所有人都恶寒了一下。 “说不说?”苏南微笑着,笑得是那么的阳光,那么天真无邪。 在场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简直就是魔鬼的微笑。 光头另一只手捂着嘴,打死他也不能说出那个名字! “哟,有骨气,我欣赏你。” 苏南把脚抬起,蹲下身去,按着光头的手,另外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指,轻轻的捏着光头小拇指的第一个关节。 狠狠的一掰! “啊~!” 简直像是杀猪时嚎叫的声音,王晓光满头的冷汗,脸上痛苦的表情极度的扭曲,所谓十指连心,苏南这一下更是带着骨头和筋一齐捏断! “说不说?”苏南依旧是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光头看着苏南的脸,就像看见鬼一样,浑身不住的发抖,但此时还能保持清醒,如果落到那个人的手里,恐怕下场跟现在也差不多,不能说! 苏南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声音极其富有磁性。 “光头,我给你上一堂医学课吧。人的手,共有22个关节,包括指关节,和腕掌关节。我一分钟捏碎你一个关节,大概能捏二十多分钟,而且这二十分钟里,就算你想昏迷过去都困难,既然你不说咱们就好好的玩一玩。” 苏南顺着刚才已经被捏断的关节,继续往前,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光头小拇指第二个关节,狠狠的捏下去! “咔嚓!” 这下所有人都听到那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禁皱起眉头,光听着这声音就已经浑身发麻了,真不知道光头此时是什么样的痛苦。 “说不说?”苏南好像只是在重复这一句话一样,正准备捏碎他第三个关节,忽然一个沉稳而有力的声音打断了苏南。 “住手!是谁在我的地盘闹事?”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王晓光的眼泪瞬间就决堤了,东哥,你可算来了! 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渐渐的映入大家的眼帘,苏南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沉稳,有气势,步伐不飘忽看来是练家子,最重要的是他那浑身散发的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一眼就能觉得,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苏南松开了光头的手,缓缓的站起来跟东哥毫无避讳的对视。 闫东心中小小的惊讶了一番,能跟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对视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天不怕地不怕傻子,而另一种则是真正有实力有气魄的人。 多年的磨练让闫东的眼神锐利而充满杀气,面前这个年轻人能丝毫不受影响,很显然,他的智力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毫无疑问,他是第二种人! 白子雅心中大急,东哥虽然霸道,但还算是比较好说话,虽然性格古怪了一些,但为人并不坏,这小帅哥也不知道服个软,竟然一点谦卑的态度都没有,白子雅着急的跺了跺脚。 闫东和苏南二人就这么对视着,良久谁也没有说话。 终于,闫东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震惊,“这位兄弟,混哪里的?” 苏南脸色十分平淡,“我是学生,不是混子!” 闫东旁边一个穿西服的男人立马站了出来,满脸的怒色,“你敢说东哥是混子!?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苏南冷笑一声,“他不是混子。” 闫东眯着眼睛,仿佛要看透苏南的内心一般。 旁边的白子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要是敢说东哥是混子,这苏南绝对就是疯了! 然而刚松口气没过三秒,苏南的话却是让整个酒吧的气氛,降至冰点。 “他不是混子,他是混子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