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9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629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此时此刻,天地异火与聚灵仙草,尽皆是掌控在手,苏南心无旁骛,开始了一番苦练,不过却并非是修炼,而是祭炼自己的神兵,这一次,苏南将手中的十八柄下品法器的神剑,再度经过了天玄无妄火的祭炼,生生拔高了一个等级,赫然已经变成了十八柄中品法器。 十八柄中品法器,已经是苏南现在能够炼制的极限了,其恐怖的威力,再度攀升,甚至剑阵一旦释放开来,那么提升的就不仅仅是一个档次了。 至于穿山甲的皮甲,也是被苏南炼制成了一套恐怖的护体甲胄,将穿山甲所有的皮甲全部融合之后,打造出来的。苏南有信心,没有天神境的实力,是不可能一掌拍死自己的,这护体甲胄也可以帮他抗去不少的力量,算得上是一件不小的宝贝。 一切休整完毕,苏南目标直指沛城,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超过了三个月,虽然苏南不敢肯定,但是多半吴院长他们已经离开了沛城,不过苏南却并不想就此放弃,身为北玄学院的弟子,他自然也有义务也更希望进入四大学院展开一场真正的生死较量,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活下去,笑傲到最后。 这一次四大学院的学员比拼,苏南早已经是期待许久了,所以他绝对不容有失! 沛城。 作为通英府比较有名的古老都城,沛城的历史比起北玄城都要更加的悠久,甚至在无数岁月之前,沛城还曾出现过神王境级别的超级强者,所以在沛城的城主府之外,始终都是有着一座方圆十数万里唯一的一座传送法阵。 在传送法阵之前,形成了一座传送院,由城主府把持,所以要想通过传送法阵,也并非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钱,那么不管你是谁,传送法阵都会为你服务的。 苏南兴高采烈的走进了北玄城,果不其然,吴副院长他们早就已经走了,现在他只能孤身前往大名府了。 不过当苏南来到传送院的时候,却已经是有着数十人,全都是围在了这里。 “怎么回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简直要急死了。” “是啊,再在这里耽搁下去,老子可就赶不上成亲了。”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就不信,你们堂堂城主府,连个传送法阵都修不好吗?” “唉,都散了吧,我看着传送法阵,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了,这也不是第一次出问题了,估计至少也得三年五载才能修好。” 不少人都是在传送院之前翘首以盼,但是大多都是失望而归,苏南默默的望着传送院之前那些一哄而散之人,心中叫苦不迭,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 传送法阵如果坏掉了,那自己还怎么去大名府?怎么参加四大学院的比试? “这位兄弟,传送法阵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够修复?我有急事啊。” 苏南掏出了一百下品神韵石递给了看护传送法阵的城主府兵丁,笑着问道。 那兵丁看了苏南一眼,抿着嘴收起神韵石,笑着说道: “那就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喽。呵呵,现在城主府之中已经着急了数位阵法大师,全部都在研究如何修复这传送阵法,估计不出一年,必定会有结果的。” “一年?” 苏南哭笑不得,一年下来,他奶奶的黄瓜菜都凉了,他可等不了那么久。 “一年,那也太久了吧。” 一个消瘦的青年,带着一撮小黑胡,个子高挑,白白净净的,看起来跟女人一样,眉头紧皱,十分焦急的说道。 与苏南一样,看起来他应该也是想要乘坐传送阵法,可是现在偏偏却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嫌久?等不了?那您自己腿着去呀?呵呵。” 兵丁冲着那消瘦青年冷笑一声,那消瘦青年顿时间火冒三丈,一脸阴沉的盯着那趾高气昂的兵丁。 “你――” “人家说的也是,总得给人家时间缓冲一下吧。” 苏南看了那瘦弱的青年一眼,安抚道,这个青年一股火气上涌,看样子火气十足,甚是恼怒,要跟那传送院的兵丁斗个你死我活一般。 “莫生气,气坏身体无人替,别人生气我不气,哈哈。” 苏南拍了拍消瘦青年的肩膀,那青年冷哼一声,瞪了苏南一眼,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要不是你拦着我,我非得打烂他的脑袋。” 看到那兵丁走后,消瘦青年一脸愤慨的对苏南说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急我比你更急。” 苏南大笑道,可是急又有什么用呢?现在想要乘坐传送阵法肯定是不可能的。 “实在是揪心啊,难受啊兄弟,走,不如一块喝酒去。” 消瘦青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搂起了苏南的肩膀,十分醇厚的样子,看上去倒是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样子。 “好,那就一醉解千愁。” 苏南点点头,这个看起来有点神神秘秘,还有点自来熟的家伙,倒是有点意思,现在再着急也是无用的,传送阵法一日无法修好,那么他们便一日无法离开这里。 两个人萍水相逢,苏南也是爽快之人,两个人在城中酒楼开怀畅饮,苏南拿出了茅台酒,喝的那消瘦青年满脸通红,不亦乐乎。 “这酒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酒,不过属实是太烈了。” 消瘦青年摇头晃脑的说道,显然已经是有了些许醉意。 “你说,人活一世,身不由己,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消瘦青年苦笑着说道,满脸的怅然之色,尽显失落与不如意。 苏南叹息一声,不管是人还是神,即便是他从大红尘之中再度踏入凌天界,依旧如此,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无论任何人,都有着自己的苦楚与无奈。 “话虽如此,但是既然活着,就应该洒脱一点,潇洒走一回。不要被世俗的牵绊所累,只有真正的肆意潇洒,才算不枉此生。” 苏南手握着酒杯,那一刻,连他也是有了些许醉意,酒不醉人人自醉。 便如同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本以为可以坐上末班车踏上大名府的路,但是却在沛城出现了这样的状况,令苏南也是十分的愤慨与不甘,但是想要离开沛城,去往大名府,数十万里之遥,他根本不可能一步跨越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