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0章 蓄谋已久的陷阱!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700章 蓄谋已久的陷阱!

他虽然对自己的弟弟极为心切,正所谓关心则乱,才会变得如此冲动,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你武神学院关心,难道我北玄学院,凤雏学院,就无动于衷吗? “我们先去一探究竟,你们剩下的人,在这里随时接应。” 苏南看向邓英伦与姜紫,另外两人也都是默默点头,因为这一次的营救,很可能关系到他们每一个学院学员的安危,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三个人实力最为强悍,现在深入这黑雾沼泽之中先一看究竟,倒也无人多说什么。 “苏南,小心啊。” 叶玄沉声说道,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担忧之色,姜紫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虽然如今的她已经不再对叶玄有着爱慕之意,但是好歹你也是凤雏学院之人,你不关心咱们凤雏学院,去关心苏南?这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苏南刚刚走后不久,叶龙图便是眉头紧锁,心中惴惴不安。 “不行,我必须要去看看,决不能够让苏兄以身犯险。” 虽然叶龙图依旧没有恢复,身体状况极差,他可没有苏南那么快就能够恢复到巅峰的本事,毕竟玄黄之气,可不是谁都有的。 “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们去看看。” 辰侠说道,看了剑痕一眼,两个人也是心中忧虑,选择了跟着苏南等人进入了黑雾沼泽之中。 武神学院杨超等人,看到辰侠他们进去了,也是艺高人胆大,好不落后。 “我们走。” 叶玄也跟着所有人进入了其中,自此,除了叶龙图与秦楠之外,没有人退缩,一往无前,进入了那黑雾沼泽之中。 尽管危机重重,但是却没有人停顿下来,他们都在默默的担心着,毕竟如今四大学院的所有人,几乎全都是凝聚在了这里。 ………… 黑雾沼泽之中,遍布着无数的蛇虫鼠蚁,阴暗潮湿,但是有的地方却是星火爆鸣,便是沼气所致,一条条垂到地面之上的古老藤条,有些甚至有古木一般粗细,延伸而上,甚至有百米之高。 沼泽之中,以苏南等人的实力,早已经不需要担心会深陷其中,提气凝神,神韵之气升腾,蜻蜓点水一般,越过沼泽,轻而易举。 “你看!” 姜紫指着不远处那被撕咬的不成样子的半具尸体,极其的残忍,甚至是惨绝人寰一般,就像是被恶狼吞噬,留下的一节节残骨,令人作呕。 周围浓密的藤条,但是却早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暗无天日的沼泽之中,黑色的雾气,时而凝聚,时而扩散开来。 周围墨绿色的沼泽之中,散发着腐臭的味道,不知道是尸体还是腐烂的草木,总之带着毒瘴之气,笼罩着整片黑雾沼泽。 远处隐约可见的稀疏光影,算是这黑雾沼泽之中仅存的一丝光明。 这样的尸体,并不是只有一具,远处发现了十具之多,看穿着都是武神学院与北玄学院之人,凤雏学院,与龙启学院之人,倒是并未发现。 “怎么会这样?” 邓英伦看着那一具具半截的尸体,心里也是十分的难受,甚至有些不舒服,若果是旁人的话或许不会如此,但是都是自己昔日的朋友,邓英伦无论如何都是难以保持平静,心中的忧虑,越发的严重。 姜紫的眼眸之上,也是写满了严肃,虽然没有发现凤雏学院之人的尸体,可是相反姜紫的担忧甚至比邓英伦更加之多。 “这些家伙似乎并不是被妖兽所杀,而是被人类所杀。” 姜紫低声说道,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并不全是,也有被妖兽所杀的,只是这妖兽与人类大小似乎并无二样,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苏南说道,这些人身上的伤口,还是有些不规则的,如果是人类的话,不可能这些人会被啃食的如此狼狈,似乎血肉都是被撕裂下来的。 “你们看,那沼泽之上,有着一排排硕大的脚印,如蒲扇一般,跟人类,却是完全不同的,虽然很浅,但是仔细一看,却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苏南话音未落,姜紫与邓英伦也都是发现了这一幕,对于他们来说,甚至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自从他们进入这黑雾沼泽之中,便是极其的安静,极其的诡秘,令人不知所措,事出反常必有妖,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步步为营,不敢怠慢,可是越是安静,越是预示着危机随时都有可能会降临…… 黑雾沼泽之外,秦楠眼神微眯,苏南等人许久都是没有任何的回响,这一去,很可能已经是相当的危险。 “看来,还真是一个预谋已久的大陷阱啊。” 秦楠说道。 “你什么意思?” 叶龙图一脸阴沉,看向秦楠。 “事已至此,就不需要继续装下去了吧,整个四大学院,如今可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承认的呢?” 秦楠的话,让叶龙图的脸色越发阴冷。 “你早就知道了?” 叶龙图眼神阴翳的说道。 “也不算,从你第二次还要执意进入这黑雾沼泽之中的事情,我才发现了端倪。你表现的对这黑雾沼泽极为的恐惧,似乎这里面有着什么令人无比惊悚的存在,你对这里既然充满了畏惧,为什么还要执意进入其中呢?为了苏南?为了咱们北玄学院之人的安危?呵呵呵,我想并不尽然吧,你已经逃了出来,既然你这么害怕,就绝对不回第二次再进入其中的。所以第二次,就是为了虚晃一枪,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你的决心,你身负重伤还要进入这黑雾沼泽之中救人,他们根本无法拒绝,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再次涉嫌呢?所以你被留了下来,他们又被你诓骗进了这黑雾沼泽之中。我说的对吧?” 秦楠淡然一笑,雍容典雅,似乎早已经洞穿了这一切。 “你既然已经猜到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坐以待毙?为什么不去拯救他们呢?” 叶龙图也是冲着秦楠微微一笑,既然她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轨迹,那么也就没什么必要装模作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