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2章 自惭形秽!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722章 自惭形秽!

“小心!” 秦楠低声喝道,提醒剑痕,但是剑痕依旧是被苏南震退而去,无孔不入的无境之剑,让剑痕无比狼狈,吃尽了苦头,败退下来,浑身颤抖,步步踉跄。 而这个时候,苏南的状态比起剑痕而言,更加的艰难,毕竟他完全不可能像巅峰一战之时那么强势,先斩关红月,再败剑痕,如今的苏南已经是使劲了浑身解数,体内的神韵之气,也只剩下十之二三,继续战斗下去,苏南的状况必定堪忧。 “噗――” 苏南一口鲜血喷出,让剑痕也是微微一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苏南如今更是相当的艰难,处处堪忧,没有了颠峰时期的战力,即便是施展了无剑之境以后,他也是相当的凄惨,比起自己,也未必会好到哪去。 “现在你总算不再逞强了吧?耗尽体力,你也无法改变今天的事实。” 剑痕极为自信,自己虽然被苏南重创,可是他的情况,看上去比他还略有不及。 “你未免高兴的有些太早了吧。” 苏南咬紧牙关,纵横驰骋,霸剑在手,直视着剑痕与秦楠。此时此刻,后者也已经跃跃欲试,秦楠知道,她终归还是要与苏南一战,无可避免。 “你还是选择投降吧,人王剑,你不该拥有。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从一开始,你就不该拥有。” 秦楠面带惋惜之色,但是这个时候,苏南依旧是没有任何一丝放弃的想法,不战斗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人王剑,那是他的命根子,踏上什刹海,走上杨家的寻亲之路,没有人王剑,苏南必定寸步难行。 “想要我手中的人王剑,你们两个还是凭本事来吧。” 苏南微微一笑,转瞬之间,饺子也是从苏南的身后一闪而出。 “吃我一屁!” 饺子冷不防的一屁放出,风声呼啸,屁力惊人,气雾消散,充满了恶臭的味道,最重要的是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恶臭,甚至深入肌肤之下,骨髓之中。 “又是这个屁屁虫。” 剑痕眉头紧皱,饺子的出现,让他们两个全都是捂住了口鼻,这个时候如果一旦身中剧毒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被苏南制裁的,永远不要小看对手,尤其是苏南这种连死了,都让人不安心的家伙。 “敢跟大爷我叫板,再吃我一屁!” 饺子冷笑连连,转头之间,一道雷鸣炸响的乾坤之屁,响彻虚空,剑痕与秦楠,全都是退避三舍。 “快跑!” 秦楠秀眉一皱,速退而去,险而又险的躲过了饺子的大臭屁,但是弥漫在空气之中的一丝丝毒气,还是让他们防不胜防,这个时候秦楠与剑痕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受到了不小的制约,想要发挥到最佳状态,简直是千难万难。 “小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饺子一脸严肃的看着苏南,苏南将心一横,浑身一震,即便是榨干自己最后一丝力量,也一定要击败两人,否则的话,死的人就是他。 头可断,血可流,人王剑,绝不能丢! “千年绝恋!” 苏南再度提剑而起,生死决请,目光生寒,纵横之间,太上忘情剑,让苏南无往不利,剑影弥漫,风生水起,无剑之境,瞬间破掉了秦楠与剑痕的攻势,两个人即便是强势联手,也是没能击退苏南,反倒是被苏南强势镇压,无剑之境的恐怖,可想而知。 苏南手握神兵,一路杀伐,继续着恐怖的断情绝爱之路,太上忘情剑,让他心中忘情忘爱,一往无前。周围所有一切,都无法影响到苏南的内心深处,他无喜无悲,无声无息,内心毫无半点波澜,杀机重重,直捣黄龙! “给我灭!” 苏南以无剑之境的无上神威,再度冲杀而下,剑痕无以抵挡,重伤而退,脸色惨白,手中虎口开裂,重剑已经是脱手而出,陷入了生死绝境之中。 秦楠的状态也并不好,毕竟饺子这个屁,威力惊人,即便是没有正面打中他们,也令他们出现了一丝凝滞,对于苏南来说,已经足够了。 真正的高手过招,往往就在一夕之间,他们既然已经是失去了最强的生杀予夺的手段,苏南趁胜追击,必定会收获奇效! “剑十四!” 剑痕冲上蓝天之巅,剑影再度升空,九转苍穹,剑十四威力惊人,配合着秦楠,两个人双剑合璧,更是天衣无缝。 “夺命神剑!” 秦楠御剑而行,凌空而落,双剑交织,最后的绝唱,能否击杀苏南,在此一举! “灭魂神音!” 苏南眼神一寒,灭魂神音震荡而出,灵魂杀伐,所向披靡! 两个人剑影未至,苏南的灭魂神音已经是催生而至,两个人浑身一震,剑势减弱,苏南以最后的余力,一剑斩落,两个人全都是彻底败下阵来,重伤垂死,生机殆尽。 “你们输了。” 苏南冷眼看着两个人,以一敌二,他终归还是笑到了最后。 “咳咳……” 苏南咳嗽了两声,满是鲜血,但是赢了就是赢了,剑痕与秦楠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苏南当成了翁之中鳖! “你赢了。” 剑痕冷漠的说道,既然已经输了,那么要杀要刮,还不是悉听尊便?此刻,他已无再战之力,灵魂与肉身,尽皆重创。 “输得心服口服吗?” 苏南微笑道,与剑痕对视一眼。 良久,剑痕喟然长叹,无言无语,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多说一句,他自己已经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了,他输了,而且输的极其的不光彩,在苏南重赏之下,两个人都没能将其击垮,足以说明,他们两个,全都是废物一个! “你们走吧,我不杀你们。” 苏南沉默了片刻,对秦楠两人说道,秦楠与剑痕都是微微一怔,他们没想到苏南竟然没有杀他们之心。 “你――你就不怕我再次对你出杀手吗?” 秦楠咬牙说道,越是如此,她越是觉得,自己心中有愧。 “你们死不死,与我无关,我只是想为我的妻子跟孩子,祈求一份平安而已。” 苏南转身,亦步亦趋,踉跄着,消失在远处,却让秦楠与剑痕,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