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7章 天灾与海妖!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747章 天灾与海妖!

“当然,我这艘船,可不是谁都能上来的,前往什刹海,我不需要任何的神韵石,我要的,是能吸引我的东西,奇珍异宝,无所不尽。尽管掏出来吧。” “嗝儿――” 杰克船长打了个舒服的酒嗝儿,双眼之中,充满了异彩,期待着苏南与高千智会掏出什么样的宝贝。 高千智神色严峻,他知道这种人一看就是老油条,他肯定也不会为了几块神韵石在危机四伏的什刹海之中卖命,没有真正的宝贝,休想打动他。 杰克船长看似并不在乎,掏出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美滋滋的样子,快似活神仙。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杰克船长风轻云淡的说道,如果没有宝贝的话,那么他是绝对不会让人踏上他这艘船的。 高千智刚准备掏出宝贝,却被苏南拦住了,摇了摇头,说道: “还是我来吧。” “这酒是我从很远很远的家乡带来的,很少的,价值千金,我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喝一杯,如今你不要钱财只要宝贝,我已经是没办法了,当初我只带了十瓶而已,是我的糟糠之妻,在我远行之前,特意为我酿造的,如今只剩下三瓶了。我自己平时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怎么舍得,那酒中,可不仅仅是一杯清浊,更是我对亲人的思恋之情啊。我愿意用两瓶酒,换取我们两个什刹海之行的路费。” 苏南一脸凝重的说道,掏出了两瓶早已经灌好的茅台酒,深情款款的说道。 高千智微微一愣,尼玛!还真是换汤不换药,如出一辙,当初苏南就是这么匡自己的,最终他竟然告诉自己喝酒管够,可见当初他有多么的天真,竟然相信了苏南。 “哈哈哈,就一瓶酒也想蒙混过关?你当咱们杰克船长是三岁小孩吗?” “唉,真以为自己手中的宝贝,是什么琼浆玉露吗?” “这年头真有拿着破烂当宝贝的,你妻子给你的东西,你以为在别人眼里也是无价之宝吗?” 周围之人,无情的嘲讽着苏南。 杰克船长也是挥了挥手。 “我虽然爱喝酒,但是并不是傻子,你拿这两瓶酒,也太没诚意――” 当苏南打开茅台酒的那一霎那,杰克船长愣住了,甚至连话也没能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差点扑向苏南,不过绅士的风度让他变得十分的沉稳,可还是忍不住去看向苏南手中的茅台酒。 “琼浆玉露虽然比不上,但也不是一般的酒所能相提并论的,怎么样杰克船长,要不要尝一口?如果你不要的话,那我们只能下船了。” 苏南一脸失望的说道。 “等等,有话慢慢说,我先尝尝再说。” 杰克船长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飘香十里的酒香,简直是人间佳酿,世间少有啊,自己也算是喝遍了无数的好酒,不管是什刹海以南还是什刹海以北,可终归都没有闻到过如此沁人心脾的酒香。 这要是不喝上一口,那杰克船长这半个月怕是都不会睡上一个好觉了。 “尽管尝。” 苏南耸耸肩,十分大方的说道,高千智不禁冲着苏南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家伙还真是十分的老练,自己都未必是他钓上来的第一个,而这个杰克船长,也未必是最后一个。 杰克船长喝了一口苏南的茅台酒之后,顿时间双眼一瞪,怒目圆睁的看着他,难以置信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得到了宝贝玩具的孩子,就好像是找到了新大陆一样,充满了兴奋与怡然的表情。 “这这这……这绝对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酒,妈的,我以前喝的都是马尿吧。” 杰克船长忍不住骂娘道,周围之人也是颇为好奇,但是飘香四溢的酒香,却让他们之中无人不为之震惊,这香气实在是太霸道了。 修炼之人,几乎没有人不好酒的,修炼一途,长路漫漫,唯有美酒可以为伴。 茅台酒香气四溢,但是唯独杰克船长喝到了,那一刻,杰克船长甚至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算了,看在这美酒的份儿上,你们两个可以登船了,哈哈。” 杰克船长忙不得的收起了手中的美酒,仿佛怕别人抢走一样,贼眉鼠眼的样子,就像是守着宝贝害怕别人抢走一样。 苏南与高千智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相视一笑,因为这茅台酒对于苏南来说,似乎并不少,当初高千智还会心疼蛋疼,但是现在他也已经释然了,这家伙就跟变戏法一样,随时随地都能掏出来,虽然他也对茅台酒情有独钟,但是如今却能够无往不利,也算是让他们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对了,杰克船长,我们需要多久能够穿越什刹海,到达长丰郡?” 苏南看向杰克船长,十分严肃的问道。 “不一定,赶上大风大浪,兴许就得几十年上百年,如果运气好,也得十年二十年的,这大海之上,可是妖兽横行的,而且不仅仅是妖兽,还有不少的天灾,都是无可避免的,所以要想安然无恙的到达大洋彼岸,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办到的。我虽然信心十足,但是每一次带出去的人,都未必能有一半能活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幸运的,天灾与海妖,都不是我能掌控的。” 杰克船长风轻云淡的看了苏南一眼,这什刹海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都能够跨越的,自己没本事,到时候即便是这硕大无比的铁达尼克号,也保不了你的平安。 “这么久?” 苏南眉头一皱。 “嫌久的话,你可以找一头深海蓝鲸,骑上它,你都能上天。” 杰克船长冷笑着说道。 “老子见了他,就先把它杀掉再说。” 苏南冷漠道。 杰克船长以及周围不少人都是笑着摇头,像苏南这种眼高于顶的人,他们见的多了,只不过在深海蓝鲸面前,那都是毛毛雨。 “希望你不要乌鸦嘴。我当年遇到过一次深海蓝鲸,四百人,只有七个人活着回来了。” 杰克船长心有余悸的说道,深深的看了苏南一眼,似乎是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