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5章 苏南的难处!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765章 苏南的难处!

杰克船长在炼化了苏南给他的舍利子之后,实力也是从半步神王突破了神王境,对于苏南而言,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好消息,又多了一个神王境的强者,苏南的信心也是更多了几分。 杰克船长对苏南千恩万谢,毕竟如果没有苏南的话,自己可能十年之内,二十年之内,都未必能够突破神王境的存在。 “苏南先生,再造之恩,我杰克无以为报,唯有追随苏南先生左右。” 杰克船长可不傻,苏南的实力现在虽然还不到神王境,但是他的手段,却是异常的可怕,连神王境中期的王凯旋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这一刻,杰克船长对于苏南,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日后跟着苏南,绝对不会亏待他的,舍利子助他踏上巅峰,神王境的实力,他无时无刻都在渴望,今时今日,终究是达到了。 “既然如此,只希望你能够帮到我就行了。等跨越了什刹海之后,还需要你的鼎力相助。” 苏南笑着说道,神王境强者的相助,苏南还是相当看重的,如今算上王凯旋与杰克船长等人,手下天神境强者,足有将近五百之多,这么大一股洪流,力量庞大,连苏南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什刹海之行,竟然收获如此的丰厚。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静待踏上长丰郡之路了。 期间,苏南在王凯旋的手中,获得了不少的陨铁,打造神兵宝器的重要材料。因为苏南要重新祭炼神兵,打造出真正的仙器!连神王境强者都是为之动容的仙器,对于苏南来说,相当的艰难,但是即便是再艰难,他也要试上一试,成功了,那么便是极大的手段,不过能否催动仙器,汇聚成凌虚剑阵的话,那就更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了。 但是,对于现在的苏南来说,只要能够迅速的提升实力,就算是刀山火海,苏南也在所不辞。 岁月悠悠,时光荏苒,经历了不少岁月,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磨练,苏南终于是彻底的练成了仙器,而且是三十六柄仙器,连杰克船长与王凯旋等人看了之后,都是直流口水,即便是他手中的驱魔震龙锹,都是完全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如今的苏南,三十六柄仙器在手,凌虚剑阵一旦施展开来,那就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而霸血丹,也是被苏南祭炼完成,只不过这霸血丹只有一颗,能够让他的实力瞬间提升一个境界,那简直就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神药,苏南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吃下霸血丹的。 七个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在苏南眼中,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这段时间,他一共吞噬了七颗舍利子,他的实力达到了天神境巅峰,对于杰克船长等人都是不可思议,苏南的底蕴实在是太强大了,那么多的舍利子被他吞噬之后,都是不可能填满他所有的实力。 不过天神境巅峰,距离神王境,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苏南知道,他现在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 船舷之上,苏南默默的望着远方,他等待了这么多年,期待了这么久,如今当他即将来到这里的时候,反倒是充满了犹豫不决,长丰郡杨家,念贞,你跟孩子真的在这里吗? 苏南很怕,怕自己到长丰郡杨家的时候,扑了一场空,那么一切都将成为梦幻泡影。 “你也有怕的时候吗?” 叶玄出现在苏南的身边,微微一笑,她知道自己跟苏南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了,或许,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从不奢求苏南能够跟自己在一起,虽然,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但是喜欢一个人,是她自己根本无法掌控的。但是苏南与她的差距已经越来越远了,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叶玄很清楚这一点。 从最初的宣武洞,到四大学院大比,再到如今的舍命相救,苏南对她的大恩大德,叶玄这辈子都还不完,两个人也算是缘分匪浅,总能够碰到一起,但是如今的他,只有人神境初期而已,而苏南的实力,却足以扭转乾坤,深海蓝鲸是他的剑下亡魂,杰克船长对俯首称臣,就连天魔群岛的海贼,也是其手下败将,苏南的威势,已经势不可挡。 而他,就像是天上璀璨的繁星一般,自己只不过是那点点萤火。 “每个人都会怕,我也不例外。我也是人。” 苏南耸耸肩说道。 “能跟我说说吗?” 叶玄道。 “我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强者,不断突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找到我的妻女,可是太远太远了,我根本不知道她们身在何方,唯一的线索,便是长丰郡杨家,那是我的信念所在,不过我真怕等到到了那里,却见不到她们,那么我想我会承受不住的。” 苏南笑着说道,跟叶玄来说,并没什么可隐瞒的,而且这一击已经快要到了什刹海的另一边,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一切,都必须是他面对的,没有人能够帮他,他能够依靠的人,只有他自己。 “那,祝你成功吧,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跟团圆,跟他们一起共享天伦的。” 叶玄笃定的说道,双手托腮,默默的看着苏南。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苏南愣愣的说道。 “因为我喜欢看你。” 叶玄的话,让苏南无言以对,小妹妹,哥哥早已经不再是情场浪子,处处留情虽然是我的专长,但是我现在心无旁骛,只有我那迷失的妻女,任何人,都不可能让我乱了凡心的,你的确很漂亮,我也的确很喜欢,我们也的确缘分不浅,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如此放浪形骸的,至少我苏南,做不到。 苏南并不像亏欠她们,所以即便是江岚,他也宁可辜负了她,人生一世,若是连这点感情都难以割舍,那么男人又该如何面对世人呢? 爱一个人容易,但是放下一个人太难太难了,莫不如,一切,都不要开始,苏南并不是不愿意做一个风流潇洒放荡不羁的男人,只是他肩膀之上的责任,不止是一个丈夫,更是一个父亲……着笔中文网 /txt/67752/。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