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大战落幕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89章 大战落幕

林佳欣直接就冲了出来,挡在苏南的身前,不管怎么样,不计任何后果,你要杀就先杀我! 臭**,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如果要是死,我一定陪你! 三长老冷哼一声的,现场无论是什么人,都要死! 正要一拳了结林佳欣生命的时候,三长老的手忽然停在了空中。 额头上居然留下一滴冷汗…… 整个人仿佛都僵在原地似的不敢动弹,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个更强大的威压…… 是他?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三长老换换的抬起头来,终于看到远处一个老人缓缓的出现在视野中,仙风道骨,虽然年纪不小,但是眉宇之间的那种精气神,仿佛就像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样。 老人淡淡的的声音,确实如同能震慑人灵魂一样,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想动我徒弟,你们圣心门,还没有这个资格。” 三长老站在原地,两条腿已经瑟瑟发抖,这不仅是害怕,而是一种控制不住的颤抖,这一切,应该都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 “你……你是……” 老人微笑了起来,看着三长老这个表情,淡淡的说道。 “想不到你这个小娃子居然还认识我?当初我去你们圣心门砸场子的时候,你才十几岁吧。” 三长老终于确定了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真的是他…… “你是……苍……” “老夫苍凌天。” 苍凌天! 这个名字也许世俗界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在圣心门,这绝对是一个说出来就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这个苏南……居然是苍凌天的徒弟! 三长老低着头,脸上的神色非常的纠结。 “苍……先生,你的徒弟杀了我的女儿,你就不怕我圣祖会报复你们?” 事到如今,三长老不得不用一些大人物来威胁他了。 圣祖,圣心门的掌门,传说中的人物。 苍凌天听完三长老的威胁,淡淡的一笑。 “哦?是么,要不,我把他的女儿也杀了,让你们同病相怜一下?” “……” 三长老浑身一个哆嗦……这人究竟是真的有这种实力,还是老年痴呆了? 他竟然敢杀圣祖的女儿? 圣心门在这所有的古武门派当中,现在几乎就算是扛把子一样的人物。 自从当年的玄天门开山祖师莫名其妙的失踪之后,玄天门彻底瓦解,从此圣心门直接崛起。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超级势力…… 不过看着苍凌天的神情,三长老还真的有些相信,这个老头能干出这事儿来…… 此事三长老已经感觉到生命受到了威胁……十分谨慎恭敬小心的说道。 “苍先生……我能走么……” 苍凌天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苏南和赵凯身上,只是随便的一挥手。 “谢谢谢谢……” 三长老如释重负,别看他在之前多么的牛逼,但是在苍凌天的面前,只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 想都不想,直接转身就走。 “等等。” 三长老吓了一个哆嗦,急忙回过头去,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发落。 苍凌天指了指地上的夏红朵,“把你女儿的尸体收走,我徒弟的恩怨自然还是要由他自己来了结,不过你回去告诉圣祖那个老头子,如果那帮老家伙敢掺和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圣心门再次血流成河!” 三长老浑身一个颤抖,差点没吓得尿裤子,急忙连连点头,心疼无比的抱着夏红朵的尸体,终于离去。 看着地上的两个徒弟,苍凌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被苏南把把脉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姑娘站了起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这个小姑娘,正是林佳欣。 “你要动他,就先杀了我!” 苍凌天看着林佳欣这幅认真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正准备和她解释一下的时候,忽然看到林佳欣脖子上的时候,笑容僵住了,脸上缓缓的露出震惊之色。 轻轻的深处一只手,将林佳欣脖子上戴着的戒指拿了起来,仔细看了一下。 虽然看着苍凌天的动作很慢,但是林佳欣依旧是无力反抗。 苍凌天只是看了一眼,就松开了手,然后看了一眼苏南空空如也的脖子,还有莫青嫣手指上的那个黑色的戒指。 苍老的脸庞上无奈的苦笑一声。 “百兽之王,不死之身,就这么随便的送人了……你小子,还真是大方啊!唉……” 苍凌天也是非常的无奈,有些心疼的看着苏南,这孩子从小就不是那中规中矩的命运,以后说不就会因为女人,而惹了大麻烦。 不过一个小小的圣心门,苍凌天还没有放在眼里。 苏南的路,还是要他自己去走,苍凌天曾经试图改变过苏南的命格,只可惜失败了,小子,祝你好运吧。 苍凌天低头想了想,眼神紧紧的盯着莫青嫣的身体,忽然皱了皱眉头…… 两只手大袖一挥,就像是变魔术一样,赵凯,莫青嫣,苍凌天,三个人瞬间就消失了。 “莫姐姐!” 林佳欣惊呼一声。 然而站在旁边,脸色有些苍白的百合拉住了她。 “这个老人,没有恶意……” 一行人全都身负重伤,所有人互相扶持着,缓缓地离开了这个战场…… …… 林长天皱着眉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同样愁眉苦脸的,还有刘明轩和许若芸。 苏南这一次的伤势是在是太严重了,虽然外伤没什么问题,但是体内的这种生命迹象已经完全消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此时这些人都已经聚在了林家别墅。 看着百合那焦急和亲切的神色,林佳欣的心里有一些不是滋味,不过她也知道,现在可不是吃醋的时候。 众人忙活了**,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林长天最后才发话。 “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苏南一旦有了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大伙。” 他们在这里也根本帮不上忙,还不如让苏南清净一下。 百合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林佳欣一眼,然后没有说话,直接就离开了。 百合做事情就是这样,需要哀家,哀家便出手相助,不需要了,哀家就回雨族平静的过日子了,要不是苏南在这里的牵挂实在太多,百合一定会把他带走…… …… 看着苏南憔悴的面庞,林佳欣的心里难受极了,而且他的拳头始终紧紧的攥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林佳欣真是一步都不愿意离开苏南,就在他的**边,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当林佳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因为苏南不见了! …… 此时在镇江市的江边,有一个人身形寂寥的坐在一个堤坝上,身后是整整一箱的白酒。 苏南手里握着一瓶最烈的白酒,狠狠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 他真的想把自己灌醉,只可惜,完全没用。 苏南的记忆终于恢复过来,原来,他不是酒量不行,是曾经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说过,喝酒伤身体。 “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