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我可不是故意占便宜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97章 我可不是故意占便宜

苏南嬉皮笑脸的就凑了过去,看到陈诗曼喝了很多的酒,微微皱起眉头。 陈诗曼已经醉醺醺的了,那得喝了多少酒? 他可是见识过陈诗曼的实力,那可是有两箱啤酒的量。 苏南走上前去扶助了陈诗曼。 “小曼曼,你这是跟谁拼酒了?” 谁知道陈诗曼看见苏南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差点没一下子摔倒,直接扶着苏南的肩膀,另一只手捂着屁股上,有气无力的说到。 “我……我中毒了。” 中毒? 苏南皱着眉头,往陈诗曼的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有一丝黑色的鲜血在屁股上流淌着。 陈诗曼此时的状态就像是醉酒一样,苏南在她屁股上的血迹沾了一下,放在鼻子面前闻了闻,瞬间皱起眉头。 醉神散? 也许这种毒药别人不知道,但是苏南对它确实非常的熟悉。 因为这个毒药的主人,叫做媚蝶。 苏南当初为了大小姐脸上的伤疤,还曾经欠了媚蝶两晚的同床共枕呢。 不过媚蝶为什么会对陈诗曼下手? “小曼曼,你看清楚对你出手的人了么?” 此时陈诗曼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某些部位已经开始麻,毒性已经上来了,哪还有时间回答苏南的问题。 四处看了一眼,还好只有苏南一个人,自己拉着他踉踉跄跄的来到一个角落里。 陈诗曼咬了咬嘴唇,有些犹豫的低着头,脸上的神色有些犹豫。 “你……你愿不愿意给我吸毒?” 苏南瞪大了眼睛,啥?吸毒? 你中毒可是中在了屁股上……这男女授受不亲的…… “小曼曼啊,那啥,其实吧……” “少废话!” 陈诗曼满脸羞红,但是说话依旧雷厉风行,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爽气概。 “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苏南的脸上有些犹豫,尤其是看着陈诗曼那个丰满有型的臀部,是个男人都会愿意的好吧,再说了,对于醉神散这种毒药,苏南也是极其的熟悉。 “愿意是愿意,但其实……” 陈诗曼终于松了一口气,直接打断了他。 “行了别说了,愿意就赶紧的,算我陈诗曼欠你一个人情!” 说完这句话,陈诗曼直接转过身去,两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到了这个时刻难免还是会害羞,矜持是女人天生的本性。 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就这么脱裤子,是谁也无法从容面对的事情。 但是……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外人,反正也是为了救命。 就把他当做医生,我当做病人。 反正如果要是去了医院,也是那帮男医生给处理,都是一样的。 陈诗曼缓缓的将自己的运动裤脱了下来,只脱到能露出伤口的位置。 但尽管这样,也依旧非常的暴露了。 苏南站在旁边,看的都愣神了,长着大嘴口水差点没流出来,咕嘟一声咽了一下。 陈诗曼脸色羞红到了极点,自己已经感觉屁股凉嗖嗖的了,回头一看这家伙居然在哪里目不转睛的盯着,陈诗曼恨得牙都痒痒。 “姓苏的,你赶紧的!” 苏南赶紧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站到陈诗曼的身后,看着这白花花的……真是让人心里痒痒的。 “那个啥……小曼曼啊,其实吧,你不用……” “哎呀你能不能快点啊,一会毒性作我都死了,你还是不是男人,磨磨唧唧的!” 陈诗曼都快急死了,这眼看着不光是屁股,连腿已经开始有些麻了,这个家伙还装矜持,你当初调戏老娘那个劲头哪去了! 苏南这下可不乐意了,你居然说老子不是男人,这可不是老子存心要占你便宜,这可是你要求的。 面对这种情况,苏南也只好下嘴了…… “嘶” 陈诗曼的身体忽然猛的一个颤抖,又是疼,又是麻,又是一种触电的感觉…… 这可是自己很私密的地方,第一次被男人碰到,而且是那种连一点衣服都没有的接触,他还是用嘴…… 陈诗曼根本就不敢回头,想想就羞死了。 忽然陈诗曼再次一个哆嗦,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到。 “姓苏的,你手往哪里摸呢!” 苏南的嘴正在卖力的吸毒,手居然摸到了另一边。 听到了陈诗曼的话,苏南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我给你吸毒,我怎么也得用手扶一下啊,要不然我怎么能用上力气?” 陈诗曼真是羞愧的要死,恨不得把脸都埋在墙里。 “你……你扶就扶,你捏个什么劲!你混蛋!你给我扶墙去!” 好吧…… 真小气,捏两下都不行。 苏南在心里一阵鄙视,女人啊就是不懂得感恩。 三五分钟之后,陈诗曼迅的提上裤子,苏南也将毒血都吸干净吐了出去,看着陈诗曼娇羞的脸上简直开心的要死。 “我说小曼曼,你怎么还会哭丧着脸啊,应该是我哭丧着脸才对,你这是强行让我吃你豆腐啊!” 陈诗曼看了一眼,还好四下无人,狠狠的瞪着苏南,虽然毒血被吸出去了,但是依旧有种腿麻的感觉,脑袋里还是醉醺醺的。 “你……哼,你少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说我中毒了我有什么办法,去医院还不是被人吃豆腐!” 苏南挠了挠头,脸色有些尴尬,小模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其实吧,我刚才就想说了,你这中个毒,我用内功给你逼出来就行了,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吸毒。” …… 安静。 忽然像死一样的寂静。 只听见天空中飞过一只无辜的乌鸦呱呱的叫了一声,像是在嘲笑着什么。 此时陈诗曼的脸色非常的精彩。 先是愣了半天,随即转成暴怒。 “姓苏的!你说什么!你能用内功逼出来你不早说!你……你你你……你就是故意占我便宜,你不要脸!” “靠!” 苏南也不满意了,指着陈诗曼的鼻子。 “你个小妞你忘恩负义啊,我早就想说来着,是你一直打断我,你自己主动脱的裤子,还强迫我吸的,你这是倒打一耙啊!” 陈诗曼狠狠的咬着牙,恨不得一口咬死苏南,但是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太差,根本就反抗不了。 只能恶狠狠的盯着苏南。 “行,好你个姓苏的,我记住你了,你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