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公共厕所里的小故事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298章 公共厕所里的小故事

苏南无奈的摇摇头,咱可是一番好心,结果被当成驴肝肺了。 不过你这么无情,老子可不能无义。 “小曼曼,就你这个状态,你回家很容易碰倒坏人的,再说了,咱们都是顺道,我送你回去吧?” 陈诗曼一把就推开苏南,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谁要你送!老娘是警察,会遇到危险么,再说了,我回我自己家,不和你这种混蛋住在一个屋檐下!” “我告诉你啊,小曼曼,你这个样子,一会碰倒坏人了,到时候你可别哭爹喊妈的!” 陈诗曼娇红的脸上瞬间剑眉一凛,瞪着眼睛愤怒的看着苏南。 “你是瞧不起我么,老娘不用你管,老娘自己能回家!” 说着,陈诗曼踉踉跄跄的就独自走了。 晃晃幽幽的走了很远,陈诗曼不想回林家别墅,她想回自己的家,想扑进老妈的怀里睡一觉。 陈诗曼有的时候住在自己家,有时候住在林佳欣那里,因为上班比较近。 不过这一次,陈诗曼却是有些失算了。 走出了市区很远,陈诗曼的有些口干舌燥,这个毒药真的和醉酒的状况一模一样,刚刚喝过酒的人都知道,会浑身热。 陈诗曼把警服里面的衬衫扣子一个一个的解开,胸前极其夸张的汹涌波涛,已经能窥见了一点,但是仅仅是这一点,却是更加的诱人,想要让人深入一下,窥探到里面去。 …… “我去,雷哥,那个妞好靓啊!” 一个典型的杀马特贵族,一身犀利无比的造型,站在一个大肚子男人的旁边,眉开眼笑的上下打量着陈诗曼。 这个雷哥慵懒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瞬间眼神就离不开了。 卧槽! 简直极品啊! 这胸…… 我去尼玛吃木瓜长大的吧!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陈诗曼这一身警服,加上微微张开的衬衫领口,能够看到一抹又白又深的事业线,这简直就是让人想要犯罪啊! 杀马特已经受不了了,“大哥,咱们上去玩玩吧,反正这荒郊野外的,玩完了提上裤子,谁也不知道。” 雷哥皱了皱眉头,自己就给了杀马特一个巴掌。 “你特么傻呀,没看见她穿着警服呢么?” 杀马特虽然挨了这巴掌,但是并没有什么怨气,反而一幅狗腿子的模样,连连点头哈腰。 神秘兮兮的说到,“雷哥,你仔细看看她……” “嗯?” 雷哥皱着眉头,打量了陈诗曼半天,看着她晕晕乎乎,走路晃晃悠悠的,这不是吃了药,就是喝了酒啊。 杀马特嘿嘿一笑,“雷哥,你说就她这个状态,咱们再给她吃点药,你说,干完了,她还能记得么?” 雷哥瞬间眼睛一亮,有道理啊,他们兜里的这批药,可是最新进的,要是药量足够,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不过看着陈诗曼那一身警服,还是有些害怕,这要是干了一顿,第二天想起来了,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虽然这种事情没少干过,但是警察可不是一般的身份。 杀马特看雷哥这么不坚定,继续说道。 “雷哥,这女的这身材,这模样,怎么可能是真警察,估计是刚刚在哪坐完台,玩了把制服诱惑,服装还没来得及换呢吧。” 雷哥想了想,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最关键的是,他们几个人已经精虫上脑,看着陈诗曼爆炸的身材,已经完全压抑不住心中的浴火了。 干! 雷哥和杀马特几个人直接就冲了上去,一人拉着陈诗曼的一条胳膊,往旁边的公厕里面拉! 这种郊区,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公厕,而是农村那种砖砌的,非常的简陋而且不卫生。 不过雷哥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猴急起来,别说厕所了,就算是大马路上,也能来一炮。 陈诗曼此时晃晃悠悠的,看见几个流氓居然把自己拉倒了厕所里,抬腿就踢过去。 虽然陈诗曼算是有一些功夫,但是毕竟现在中了毒,又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早就腿软了。 尽管已经有些清醒了,但是仍然而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们干什么!我是警察!” 看到反抗不过,陈诗曼就急忙厉声的喝到,希望自己的身份能吓到他们。 雷哥一听这话,瞬间笑了出来,看着杀马特,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银荡的笑着。 “这小妞,还挺入戏,不过也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在公共厕所,强上女警官,啧啧,想想就美啊!” 雷哥直接从兜里,掏出几粒药,直接就塞进了陈诗曼的嘴里,一双恶心的大手,按在陈诗曼的嘴上,直到她咕嘟一声咽了下去,这才松开手。 银荡的看着陈诗曼,两只手不断的搓着。 反正药效一上来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先摸摸胸爽一把吧! 雷哥一个颜色,杀马特和其他的两个小弟直接就冲上去将陈诗曼的胳膊按在了墙上,此时陈诗曼高松的直接就暴露在了他们的面前。 看着衬衫当中的若隐若现,雷哥终于忍不住了,两只大手缓缓的就要按上去了。 “救命啊!” 陈诗曼此时只能本能的呼喊着……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不是从正面,也不是从侧面,而是从……上面。 陈诗曼猛的一抬头,忽然现苏南正坐在厕所围墙的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手里拿着一块板砖…… 陈诗曼现在已经酒醒了大半,这家伙可算是来了! 刚刚其实已经后悔跟他脾气了,自己也是太能逞强了,只不过是因为今天心情有些不好。 不过还好这个家伙及时赶来了。 “喂,你看什么呐,还不赶紧下来救我?” 雷哥也是愣了一下,眼睛眯缝着盯着围墙上坐着的苏南,冷冷的说到。 “小子,别多管闲事!” 苏南拎着板砖扔了起来,然后再次用手接住,那模样真的别提多悠闲了,淡淡的说到。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你这幅样子很容易引来坏人的,你不听吧,现在想让我救你,你求我啊?” 陈诗曼瞬间气结,这个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那些东西! 不过越这样,陈诗曼就越倔强,狠狠的等着苏南。 “我不求!” “不求?” 苏南冷哼一声。 “不求好啊,那我看会戏。” 说着,苏南居然从都里掏出两个核桃,放在围墙上,用砖头一下一下的砸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