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和媚蝶见面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315章 和媚蝶见面

丽莎此时简直都要疯了,这个男人居然给自己吃了这种药! 要是身体能动弹的话,丽莎也许还能运功解决,或者自己用手解决,但是现在完全动弹不了。 而且…他居然不关门…… 这种情况,很容易就会走进来一个人看一看。 丽莎真的希望,能有个女人进来,让自己脱困。 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小宾馆的药虽然都是最劣质的,但是不得不说,很有效果。 丽莎已经感觉到了浑身燥热,整个人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甚至不由自主的出那种极其诱人的声音…… 忽然从外面,传来了一堆人的脚步声,是楼上刚刚下班的装修队。 丽莎不知道是该窃喜,还是绝望…… …… 此时媚蝶的庄园依旧是一样的安静,很多丽莎的心腹都是在暗中窥探,前两天听说有一个男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进来,然后偷走了什么东西? 对于这种说法,他们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在他们这种严密的监控和布防下,怎么可能有人能从这里溜进去? 不过既然丽莎大姐让他们提高警惕,还是要听从命令的。 毕竟丽莎给他们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享受,不仅仅是钱,丽莎还和他们每一个人都生过关系,那种舒爽感,那种刺激,是每个男人都受不了的。 媚蝶给过他们什么? 别说女人了,就是钱,都没给过他们多少。 人,就是这样的贪婪,谁给的更多,他们就会更贪婪。 要不是丽莎下了死命令,不允许碰媚蝶,他们早就把媚蝶拽住来强轮一遍了。 毕竟那个美丽的东方女人,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yy幻想对象。 而且又是他们曾经的老板,谁不想把自己的女上司压在身子底下疯狂的泄呢? 然而就在几个猥琐的魁梧男人正看着岛国的小电影的时候,忽然监控上出现了一个女人。 几个人愣了一下,急忙十分严肃的盯着屏幕。 不过看清楚脸的时候,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丽莎大姐回来了。 几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暧昧和期待的笑容,丽莎回来了,他们今晚又能伺候她了。 丽莎走进庄园,当然是一路顺畅无阻,直奔西北角的冰窖。 监控室里的几个保镖愣了一下,不过也释然了。 估计这个丽莎大姐又是去折磨媚蝶了,一想到这个他们还真想去看看,尽管给媚蝶当手下当了这么久,但是他们脑子里想的最多的,还是媚蝶的那副躯体。 听说丽莎大姐这几天经常去折磨一下媚蝶,要是能亲眼看看媚蝶整个人被捆着,然后用小鞭子抽在她身上的样子,那得多啊。 不过很显然,丽莎是不会让他们观看的,只能默默的在这里等待着丽莎回来,好办一些应该办的事情。 丽莎轻轻的推开了地窖的门,一股寒气迎面而来,这种又冷又潮的环境真的不是人住的地方。 虽然苏南能够用真气护住身体,抵挡住这种寒冷,但是媚蝶如果中了自己的醉神散,她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贱人,有种你就杀了我,夜明珠的下落你别想知道!” 在丽莎走进这几个地窖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被吊起来的女人满身伤痕和血迹的站在原地,胳膊被吊的高高的,脚尖垫着地,那个姿势,就算是习武之人也保持不了多长时间,一定会酸疼无比。 看着媚蝶这副凄惨的样子,苏南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怒火,刚刚真是对丽莎的惩罚轻了,就应该让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才好! 媚蝶此时已经绝望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最衷心,最得力的手下,居然会背叛。 而且一旦背叛了,就是这样的彻底,甚至她所有的说下都跟着丽莎背叛。 不过媚蝶是绝对不会说出夜明珠的下落,庄园这么大,有种你就去找。 因为媚蝶知道,只要她一旦说出来夜明珠的下落,她就必死无疑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媚蝶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与其在这里天天被她折磨,好不如一死了之。 看着丽莎,媚蝶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恨意。 “贱人,在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不就是想要夜明珠么,你放心,你这辈子都拿不到。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丽莎,记住我的眼神,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媚蝶的眼睛之中散出一种极其幽怨充满恨意的神色,带着血迹的嘴唇微微的张开,两个牙齿直接就咬下去。 死吧,咬舌自尽,总比在这里被虐待死的要好。 然而就在媚蝶的牙齿已经要下去的时候,忽然两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嘴里。 媚蝶一下子愣住了,这个贱人居然想让自己自杀都不行? 好,看我不咬死你! 媚蝶的嘴上狠狠的用上了力气,不过她现在中了毒,根部对丽莎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丽莎的眼神有些心疼,淡淡的说到。 “对不起,我来晚了。” 媚蝶的身体一下子僵在了原地,嘴里虽然依旧咬着丽莎的手指,但是却已经使不上力气。 因为面前的这个丽莎,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华夏的男人。 熟悉的声音。 是他! 阎王苏南。 看着眼前的丽莎咔嚓咔擦的一顿捏脸变成了苏南的样子,媚蝶瞬间泪如泉涌。 “亲爱的苏……” 媚蝶激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直接瘫软了下来,苏南冲上去,一把将她吊在房梁上的绳子扯断,将媚蝶柔软,虚弱无力的身体倒在了怀中。 “媚蝶,醉神散的解药在哪,我帮你解毒。” 媚蝶此时中毒已深,不想陈诗曼,刚刚中毒没多久,苏南用嘴吸或者用内功,都可以逼出来。 此时媚蝶中的醉神散早就已经顺着血液流淌到了全身,只能靠她自己的解药来解毒了。 媚蝶躺在苏南的怀里喜极而泣,尽管身上有一些伤痕,但是仍然掩盖不住媚蝶的美貌。 “亲爱的苏,我的解药在房里,不过我不想用那种方式解毒,我想用另一种……” 看着媚蝶充满的眼神,苏南苦笑一声,“好,我答应你,我先帮你把绳子解开。” “不……” 媚蝶一下子拦住了苏南的手,舔了舔性感的嘴唇,小声而娇媚的说到。 “让我就这么被你绑着吧,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的王,请帮我舔舐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