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撒泡尿……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316章 撒泡尿……

一个小时过去了,媚蝶身上的伤势居然好了大半,已经明显的生龙活虎。 依偎在苏南的怀里,一副小女儿姿态的样子,幽幽的说到。 “谢谢你……要不然,我真的做你的女人吧?” 苏南吓了一跳,我靠,你做我的女人,你这一次两次的还行,你这要是长时间下来,我的天,老子还不被你榨干了? 看着苏南一脸不愿意的样子,媚蝶咯咯的笑了起来,她和苏南之间只是有这么一层关系。 真的说到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慕,媚蝶和苏南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媚蝶在特殊的功法之下,和苏南一次欢好之后立马恢复到巅峰的实力。 依偎在苏南的怀中,享受着事后这短暂的温存,媚蝶的眼神之中有一丝惊讶的神色。 “你突破玄阶了?” 苏南无奈的笑了一下,也许在同级别,甚至是比自己还要高级别的人当中,都不可能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实力,但是媚蝶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毕竟她可是刚刚亲身体验过的…… 看到苏南点头,媚蝶的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这么快…… 媚蝶可从来都不相信,这是个世界上有什么天才。 能有这么快的进步,除非是有奇遇,或者是非常付出了非常惨痛的代价。 无论是哪一种,媚蝶相信,这个男人都是受了很多的苦。 “对了,上一次我给你的药,你给哪个小相好用了?” 上次大小姐的脸被划伤,苏南从媚蝶这里要了一株草药,才让林佳欣恢复容貌。 虽然苏南没有说,但是媚蝶也知道那是给女人用的,毕竟男人谁在会在乎脸上有没有疤痕呢? 尽管和苏南没有那种情情爱爱的关系,但是说出这件事情的实话,语气还是有些哀怨的。 看着苏南尴尬的脸色,像是不想回答,媚蝶也就不在询问了,有些幽怨的说到。 “你这次找我来干什么?不会又是哪个小相好需要药材了吧?” “……” 苏南有些无语,这媚蝶说的还真准,这次是为了李子昕而来,尽管对媚蝶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的身后,仅仅是有种朋友的感情,但仍旧不免有些心虚。 媚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到。 “别不好意思说啦,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说吧,要什么?” “智慧果。” 智慧果? 媚蝶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媚蝶家里的这些宝贝虽然都是个个价值连城,不过很少有能够真正治病救命的,一般都是延年益寿,美容养颜的东西。 毕竟女人嘛,最在乎的就是脸和身材,所以媚蝶也是因为喜欢,才花了大价钱收集这些东西。 不过这个智慧果…… “苏,你知道么,你来的有点早,我虽然知道智慧果在哪里,但是至少还要三个月才能成熟,不如你在我这里住下,等等吧?” “不行。” 苏南的语气非常的坚定,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别说三个月,我就是三天都等不了。” 李子昕现在在家里岌岌可危,为了帮媚蝶处理她的仇人,苏南已经耽误了一个晚上了,不能再耽误下去。 媚蝶的脸色有些为难,这智慧果神奇的很,好几年才结一次,要是不成熟的话,一点作用都没有。 “苏,我只知道那一处智慧果的地方,这一次,我可能帮不上你的忙了。” 苏南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没关系,成不成熟的无所谓,只要把智慧果拿到手里就可以。” 媚蝶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苏南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既然他有这个要求,媚蝶当然会满足。 要不是他及时的赶到这里,自己恐怕已经香消玉殒了。 苏南拉起媚蝶,急不可耐的就出海。 媚蝶淡淡的一笑,轻轻的在苏南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媚笑着说道。 “别着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苏南静静的站在媚蝶庄园的门口,很有耐心的等待。 毕竟这是媚蝶自己的事情,她完全有能力做到,自己没必要去参与。 只听见屋里一阵极其凄惨,极其鬼哭狼嚎的叫声传了过来。 相信那几个背叛媚蝶的人,下场一定会非常的惨。 都觉得女人是水做的,要更加的柔情一些,其实那是因为你没有惹到她。 女人一旦起狠了,比男人,要狠一百倍。苏嫂打游戏碰倒坑货,骂人也是一套一套的。 媚蝶换了一身衣服,除去了身上的血腥味,这才风情万种的挽着苏南的手臂,奔着海边走去。 …… 智慧果是一种海洋里独特的产物,这种果实如果正常人吃了,仅仅是有提神醒脑的功能。 尽管看似如此普通,但是一旦人的脑子里有了一些疾病,那么任何的药房里面,只要加上一味智慧果,那么一定会药到病除。 像李子昕这中小脑里的病症,根本就不用开药,成熟的智慧果直接吃掉就可以了。 苏南和媚蝶坐上了船,尽管这个智慧果还有三个月才成熟,但是苏南依旧不得不小心。 因为她也不确定,这里会不会有别人在等待,智慧果十几年成熟一次,如果这一次拿不到,就只能再等十几年。 别人能等,苏南可等不起,李子昕现在危在旦夕,就是等着这一枚智慧果救命呢。 苏南站在船头,眼神就如同一个猎鹰一样,紧紧的盯着周围。 忽然,一个黑点映入了眼帘。 苏南的拳头攥了起来,果然,这智慧果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盯着。 居然提前三个月就来到这里,也真是够拼的。 看着底下的那个人再缓缓的潜水,游来游去的,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的船。 苏南冷笑一声,走到船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缓缓的脱下了裤子。 “哎呀,今天喝水真是喝多了,撒泡尿爽一爽……” 滋…… 穿着潜水服的那个人在水底下刚刚靠近了苏南的船,正冒出头准备喘息一口气,忽然一阵水柱倾泻而下! 靠! 暮雪都要疯了! 这人神经病啊,刚才怎么不撒尿,偏偏我过来的时候才撒尿! 再说了,这也太巧了吧,你撒尿正好就能浇在我脑袋上? 暮雪在水里,依旧保持着冷静,缓缓的游动到另一边,躲开苏南的尿液。 然而天公不作美……一阵小风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