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收个美妇当小弟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317章 收个美妇当小弟

苏南心里已经笑得不行了,本来看那个人游到旁边去了,苏南正寻思着自己如果改变方向,那可能会有点太假了吧? 现在好了,这一股小风吹的这个及时啊。 苏南调整了一下方向,细水长流一般的液体再次浇在了那个人的脑袋上。 靠! 暮雪要疯了,要不要这么点背! 行,你牛,我忍还不行么。 暮雪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潜入了水里面。 暮雪都要气死了,作为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今天居然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用尿淋了一身,不仅仅是恶心,而且是侮辱,那种精神上的侮辱。 还以为自己是最早来找智慧果的人呢,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也这么早。 按照苏南开船的方向,不可能是过客,一定就是找智慧果。 毕竟那个东西的生长环境还是比较偏僻的。 暮雪憋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才缓缓的露出头。 “毛头小子,真是……靠!” 暮雪帮刚露出头,就再次沉了下去。 因为一股温热的液体又浇在了她的脸上。 这小子还没完事儿! 那特么是水龙头么? 暮雪真是崩溃! 苏南呵呵一笑,让你看看老子这肾功能强大不强大。 对于这个笨手笨脚的贼,苏南也不准备在折磨他了,反正也大概知道她的想法,不就是想上船来,吓唬吓唬自己,然后不让自己去拿智慧果么? 苏南关上水龙头,提上裤子,悠闲的坐在了船头上。 暮雪看着上面的人终于撒完尿了,恨得牙都痒痒,绕道船体的后面,轻轻的一甩,一个灵巧的钩子直接就勾在了上面。 暮雪极其小心的爬了上来,冷笑一声,让你撒尿浇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步一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跟前,暮雪从身后拿出一把晶莹剔透的匕,对着苏南一把刺过去。 忽然间,苏南的身影像是鬼魅一样的一个弯腰,直接躺在了地上,拉着暮雪的两只脚轻轻的一拽。 “扑通!” 暮雪直接就趴在了地上,那叫一个疼啊。 苏南真是有些无语,就这两下子还来偷袭呢? 不收拾你真是不知道咋回事啊? 苏南干脆也不说话,直接就拿出一根绳子,将这个女人像是捆螃蟹一样,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 拽下这个女人的面纱的时候,苏南还是愣了一下。 我去,原来是个女的啊…… 而且还是个,看样子,应该有三十多岁的年纪了,成熟之中带着韵味,不过还是很漂亮,风韵犹存。 “你……你混蛋,你放开我!” 苏南盘着腿坐在暮雪的面前,淡淡的笑着。 “我放开你?放开你你好杀我是么?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暮雪冷冷的看着苏南,脸上有一丝郁闷的神色。 要不是自己实力不济,怎么会被这个人给抓住。 “我叫什么名字用不着你管,你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哟呵?” 苏南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痛快的人,直接把暮雪手里的那把匕拿了过来,架在她的脖子上。 “行,这是你说的,我今天就成全你。” 说着苏南就要刺下去。 暮雪本来都已经闭上了眼睛等死了,忽然猛的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脸上瞬间露出慌张的神色。 “不行……我……我不能死……” 苏南呵呵的一笑,这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到了这个关头居然还怕死了,刚才那个准备壮烈牺牲的念头哪去了? 其实苏南也没准备杀她,这么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目的不就是为了智慧果么,虽然说有些冲突,但是还不至于杀人的地步。 “那你给我一个不让你死的理由吧。” 暮雪冷静了一下,两只手被绑在身后,跪坐在地上,毫不犹豫的说到。 “我可以做你的手下,听你的命令,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听我的命令?” 苏南这下子来了兴致,反正这坐船也挺无聊的,就逗逗这个大姐。 将暮雪的绳子放开,苏南笑眯眯的看着她。 “行,既然你听我的话,那就给我来一段热舞,我看看,要是跳的好的话,我就不杀你了。” 热……舞…… 暮雪简直羞愧的要死,她都多大年纪了,怎么可能会跳热舞! 再说了,就算是年轻的时候学过一点,也不能对着这个毛头小子跳啊! 太可恶了! 暮雪低着头,站在苏南的面前,好几次想要冲上去偷袭他,结果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已经完全的感觉到了,苏南的实力要比她强很多。 但是……智慧果,她必须要拿到手…… 本来面对这种屈辱,干脆直接就死了算了,不过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是绝对不能死的。 为了那件事情,只能苟且的生存…… “好!我跳!” 苏南拿出手机,直接放了一个音乐。 听着这个音乐……暮雪再次崩溃,居然用这种魔性的歌曲,这不是让自己当着一个毛头小子的面搔弄姿么? 这是一来自黄玲的痒。就是作者最喜欢唱的那个,来呀造作呀 暮雪满脸通红的开始跳起了舞,虽然动作比较生硬,但是好在年轻的时候学过,有一些功底,整体看上去还是赏心悦目的。 但是苏南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就开始很客观的点评了。 “哎呀,大姐你这个姿势不错啊,看的出来,柔韧性还行。” “这个动作不好看,明显僵硬了,是不是年纪大了?骨质疏松了?” …… 一歌终于结束,暮雪满脸屈辱,神色非常愤怒的站在苏南的面前。 “你可以不杀我了吧!” “呵呵,好吧。” 苏南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怕死的大姐,本来也没准备杀她,这一趟,只要自己能顺利的拿到智慧果就行。 暮雪咬着下嘴唇,有些犹豫的叫了一声。 “老……老大,以后我就跟你混,你能不能……把智慧果让给我?” 说完这句话,暮雪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苏南皱了皱眉头,看着暮雪这个表情很真诚,也很伤心,莫非她也有什么亲人得了病,需要智慧果? 虽然这个智慧果不可能让给她,但是如果苏南能帮上忙的,还是可以出一份力,毕竟刚才也不能白看人家跳舞啊。 “你有亲人生病了?” 暮雪跪在地上,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是,我女儿从小就有怪病,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智慧果来救我的女儿,我女儿才十九岁。” 苏南的神色有些微变,不知道怎么了,一听到这种母爱的故事,苏南的情绪波动就特别大,感触非常的多,非常的羡慕。 “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暮雪啜泣了一会,淡淡的说到。 “唐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