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教官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461章 教官

靠。 苏南直接无语,差点就想转身就走。 要脸不? 在这四个人里面,除了孙晓雪,老子是最穷的了好伐? 看见这三位姑娘偷笑的样子,苏南也是知道,今天这被宰一顿是免不了的了。 好吧,你们给我等着! 以后你们换衣服的时候,老子一定连本带利都看回来! 中午饭终于吃饭,此时所有的大一新生都开始垂头丧气起来。 因为……要军训了。 看着一辆一辆的军车开入学校,他们就知道,接下来残酷的日子即将来临。 然而只有一个人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那就是苏南。 曾几何时,他也是有资格穿上这一身挺拔的军装。 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无论是多么贵,多么高档的衣服苏南都穿过,甚至都穿过上百万的衣服。 但是不管怎么样,苏南始终都觉得,军装,才是最舒服的衣服,只可惜啊…… 军训开始了,苏南也就只能和三位姑娘暂时分别了。 虽然看不到两位校花了,不过好在还有一个养眼的看一看…… 嘿嘿。 “小混蛋!你看什么呢!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冷妃真是无语,列队列的整整齐齐的,苏南虽然个子不矮,但是也不是最高的啊。 结果这货非十分不要脸的站在第一个来! 为什么站在第一个? 能看见冷妃啊。 要不然看着帮大老爷们该多无聊。 虽然我你班级里也有很多女生,不过军训的时候,女生是单独被分配到另一个地方的。 苏南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冷妃的各种突出的部位,这个美女老师,真的是……啧啧,太极品了。 同样是老师,你看看当初高中时候那个质量,再看看大学老师。 这冷妃去参加选美都是绰绰有余了吧? 冷妃简直就要崩溃了,你说她怎么面对苏南? 正对着吧,这货就直勾勾的看着,然后时不时的还跟你挑个飞眼,整个飞吻啥的。 背对着吧,冷妃总感觉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 不管怎么样,在苏南那双贼眼睛面前,自己的衣服好像就跟没穿一样。 你说我都穿的这么保守,你有什么可看的啊,混蛋! 然而苏南才不管这些,穿着衣服的才是欣赏,如果没穿衣服再看的话,那就是流氓了。 哥是流氓么?明显不是,咳咳…… 廖星翔此时正牛逼哄哄的拉拢小弟呢,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列为跆拳道社团的黑名单了。 终于,等待了十几分钟,一个排的军人,整齐的列着队走了过来。 苏南看到最前面的那个人,瞬间愣了一下,赶紧和身后的大高个换了一个位置,生怕被人现。 冷妃终于也松了一口气,被这个混小子盯着真是心有余悸啊。 万一这货脑子一抽疯,上来摸自己屁股一把,那岂不是…… 反正冷妃相信这货绝对是能干出来这种事情! 医药班的教官很年轻,很帅气,只不过脸上有一些稚嫩之气,应该和这些大学生的年纪差不多,都是军校在读的大学生们。 “各位好,我是你们的教官丁泽,接下来我将和你们进行为期一周的军训,希望我们能互相配合!” 苏南的脸色渐渐有些冷意,这个丁泽虽然一直在跟他们学生说话,但是目光却时不时的瞟着冷妃的胸口。 冷妃长的漂亮,身材又好,按理说这些男人看他有这种目光不奇怪。 不过这个人让苏南有些印象不太好的原因,是他现在穿着军装,竟然脑子里想着这种猥琐的思想。 实在是给军人丢脸。 然而廖星翔的脸色却是有些得意,就在昨天,他就早早的从王沈鑫那里要来了这批军训的教官名单,找到了丁泽,在他住的比宾馆里把他约了出来,吃了顿好的,然后很过瘾的做了个大保健。 那两个娘们那叫一个啊! 正所谓部队呆三年,母猪赛貂蝉。 丁泽昨天这一宿可是没怎么消停,幸亏这是在部队里练的身体素质比较好,要不然今天估计都很难从哪个女人的肚皮上爬下来。 丁泽假装不认识廖星翔一样,反正事情都已经交代好了,不就是收拾一个学生么,这实在是太容易了。 廖星翔看着苏南的背影,气就不打一处来。 土包子,居然敢跟自己过去不? 老子可是要称霸整个大一届的人,要是不先收拾了你,怎么能服众? 丁泽看了一眼这些人之后,就开始喊口令,列队,立正,稍息。 这些最简单的口令教完了之后,丁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淡淡的说到。 “谁叫苏南?” 廖星翔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呵呵,来了。丁教官,别让我失望,使劲整他! 苏南停到这个人的叫声之后,缓缓的走出队列,淡淡的说到。 “我就是。” 丁泽冷笑了一下,走到苏南的跟前,小声的说到。 “看你军姿站的不错啊,下一个项目,你就给大家先做一个示范吧。” “听我口令,正步走一令一动,一!” 苏南面无表情的踢出一脚,悬在空中。 标准的踢正步分解动作。 苏南的腿抬起来之后,丁泽缓缓的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身后的其他人喊了一声口令。 “全体都有,原地休息!” 此时医药班的同学们不禁面面相觑,还是缓缓的坐了下来。 看来这个叫苏南的还真是个刺儿头啊,真能得罪人啊! 不仅是得罪了廖星翔,而且这刚来军训,教官就针对他。 看来这家伙只有和辅导员的关系挺不错的。 这话要是让苏南知道,估计一口老血就喷出去了,貌似这里面最想弄死苏南的,就是这个辅导员了吧? 所有人都做下之后,廖星翔冷笑一声,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苏南。 所有人都坐下来了,只有苏南一个人保持着金鸡**的状态,呵呵,让你跟我得瑟? 丁泽也是冷冷的看着苏南,这是他们当教官经常整人的剂量,没错,就这样收拾他们就行。 看这小子身体还不错,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才求饶呢? 然而当所有人都坐下了之后,苏南也缓缓的把脚放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丁泽,淡淡的说到。 “丁教官,既然休息了,咱们要不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抽根烟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