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龙首山(中)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629章 龙首山(中)

又呵呵…… 尼玛的太装逼了吧? 你就不怕被打死? 大家可都是修炼者,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这一句呵呵很有可能就激怒了裘西范知道么? 呼…… 裘西范的眼神中终于彻底的阴冷下来,这小子果然是如此嚣张! 好,今天我就先杀你,来耀我圣心门的威名! “小杂种,受死吧!” 裘西范瞬间就冲了上来,狠狠的一拳对着苏南砸了过去! 苏南微微一笑,眼神中露出一丝战意! 终于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对手了。 双掌轻轻划动,顺着裘西范的强劲的力量向后退去。 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 裘西范的眼神微微有一丝变化,这是……太极? 这一拳好像是打进了一个巨大的海绵上一样,想进进不去,想退又退不出来十分的难受。 苏南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双手轻柔的反击回去,裘西范进攻的力量瞬间就被苏南借力打了回去! 砰! 裘西范这一下倒退了好几步! 被自己的力量打了回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郁闷! 旁边的两个师弟见状也是不禁愣了一下,裘师兄在这个小子的手上,竟然吃了亏! 苏南当然不会只傻傻的待在原地等待着被人打,面对三个人,苏南和孙海洋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瞬间冲上去。 先下手为强! 砰! 苏南的拳法忽然变得凌厉起来,攻势极其凶猛,完全是那种不要命的打法。 裘西范心里极其纳闷,在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风格诧异的招数? 三个高手面对两个人,竟然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 虽然想要杀掉裘西范,还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让他长点教训还是可以的。 然而就在苏南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住手!”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苏南和孙海洋瞬间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漆黑色衣服,长发飘飘的女人款款而来。 呵呵,果然是陈闷骚。 裘西范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惊喜,大师姐来了! 陈鸢,很多人都认识。 莫邪剑的主人。 尽管知道莫邪剑就在陈鸢的手里,但是并没有几个人敢打她的主意。 如今作为圣心门的大师姐,陈鸢的出现还算是比较及时,这下又要有好戏看了,这个苏南,估计要倒霉了。 苏南站在原地,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陈鸢,仿佛就是一个想要搭讪男人在欣赏自己的猎物一样。 陈鸢被苏南的盯得有些不舒服,面对自己的同门在场,又有这么多人看着,陈鸢并不想过多的跟苏南有接触。 只是淡淡的说到,“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苏南呵呵一笑,十分温柔的说到。 “行,听你的。” 说完这句话,苏南直接和孙海洋就回到了自己刚才的位置。 此时全场瞬间懵逼。 这是……这尼玛的是在谈情说爱吧? 给我个面子…… 听你的…… 我草你俩这打情骂俏也特么太明显了吧? 陈鸢脸色微红,本来这件事情没什么,但是苏南这个家伙居然说的语气那么暧昧,搞得好像自己真跟他有什么事情似的,可恶! 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陈鸢清冷的说到。 “能否得到干将剑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一会大阵开启之时,需要我们齐心协力,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陈鸢这话本来没什么毛病,但是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就是很震惊了。 陈鸢是谁?圣心门的高冷大师姐! 高冷两个字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的高冷。 很多人都知道陈鸢这个标志性的性格,她做事情从来都不跟别人解释的,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只是保持我这副淡然的神态即可。 然而这一次,居然为了那个骑自行车的毛头小子解释了一下? 这其中的猫腻,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啊。 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既视感! 裘西范此时的脸色不是特别的好看,脸色很不悦的看着陈鸢,小声的说到。 “大师姐,你该不会是和这个人有私情吧?” “你放屁!” 陈鸢瞬间暴怒,莫邪剑瞬间出手,直接架在了裘西范的脖子上,脸色阴冷到了极点,说出来的话仿佛是能把空气都冰冻上一样。 “再敢胡说,别怪我要了你的命!” 嘶…… 同门之间…… 竟然如此威胁。 这特么绝对是有奸情啊! 要不然,就算是人家随口说了这么一句,按照陈鸢以往的性格,也只会很不屑的切一声,然后就不理会了。 但是这一次,竟然拔剑了! 好一把莫邪剑! 只是……真的是太小题大做了。 莫邪剑的威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尽管在陈鸢的手里,还没有觉醒,但是也吓得裘西范差点尿裤子。 “大师姐……我,我错了。” 尽管比陈鸢打了十好几岁,但是裘西范依旧是恭恭敬敬的不敢乱说话。 毕竟陈鸢的实力,可是在他之上。 陈鸢此时也是有些后悔,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冲动了,竟然会如此失去冷静。 只不过她的脑子里一直都回想着苏南,生怕被别人误会他们两个的关系,裘西范这么一说,陈鸢就顺势暴走了。 看到陈鸢的样子,苏南不禁笑了一下,但是也没有说话,直接就坐了下来。 这时候,诸葛侯走了过来,小声的说到。 “苏兄,不如你我二人合作一次如何?” “合作?” 对于诸葛侯,苏南嫌弃归嫌弃,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装逼犯还是挺聪明的,估计要是耍一耍阴谋诡计,没准比老子还6呢。 诸葛侯凑到苏南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之后,苏南皱起眉头。 这货…… 明明听着是挺不错的点子,但是细细品味,总是有种圈套的感觉。 苏南和孙海洋商量了一下,看着诸葛侯这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缓缓的点了点头。 “行,老子干了!” 干将剑,我苏南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