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血狼二号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8章 血狼二号

林佳欣此时真想抱头痛哭一场,原本这些好好的人,怎么这苏南一来全变了。 先是自己被他占便宜,然后张伯那个老糊涂不相信自己,就连最亲的爷爷都不向着自己了,居然让自己管这个臭流氓叫叔叔? 林佳欣无比委屈,抹着眼泪再次跑回了屋里。 看着苏南也有些尴尬的神情,林长天微微一笑。 “苏贤侄,咱们去书房谈。” 苏南打了一个冷战,被这一声苏贤侄叫的有些懵逼,跟林长天来到了三楼的书房。 林长天斟上茶水,笑眯眯的看着苏南。 “小苏你一定奇怪,我这老头子怎么乱说辈分是么?” 苏南点点头。 “呵呵,你知道为什么赵军长会这么有耐心的一个一个派你们特种兵里的尖子,来保护佳欣一个普通女孩么?” 苏南皱着眉,摇了摇头,这一点他也十分奇怪,按理说林长天的身份虽然不一般,但毕竟也只是个商人。 他了解的赵军长可不是用钱就能打动的,要说关系,他一个普通商人,怎么会跟军队首长有交集呢? 林长天笑了笑,眼神忽然露出一阵精光,一句话让苏南脑腔一震。 “一天为血狼,终生是血狼!” “什么!”苏南脑子里嗡的一下,猛地站了起来。 林长天说的这句话虽然很普通,但却是苏南刻在骨子里的口号。 血狼,国家最秘密,最尖锐的特种部队,能进入这个组织的,全都是整个国家最最顶尖的军人。 而苏南进入这个组织的时候,只有十四岁,四年的成长让苏南成为这个血狼的龙头老大。 但这件事情只有赵军长一个人知道,就连现在跟他一起训练的弟兄们,苏南也从没有说过,因为这是绝对保密的。 面前这个普通的老人,怎么会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 林长天看着震惊无比的苏南,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示意苏南坐下。 “小苏,你在血狼编号是多少?” 苏南犹豫了很久,这种绝对的机密本来是决不能透露的,但面前这个老人似乎对血狼极为了解,容不得苏南拒绝回答。 “四十六。”尽管血狼有一百号人,但苏南的这个编号已经是非常靠前,至于前面的前辈们,牺牲的牺牲,退伍的退伍。然而苏南还是在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纪,成为了血狼的第一人! “呼~”林长天靠在沙发上,神色充满了悲伤。 “四十六。”重复了一变苏南的编号,似乎回忆着什么伤心的事情。 “血狼的二号,是我的儿子。” “什么!”苏南再次站了起来,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形容。 “二号?!二号……是您的儿子?” 也不怪苏南想不到,在血狼,没有姓名,只有代号,他又怎么会想到,曾经自己最敬佩的教官,就是面前这个老人的儿子! 林长天眼神中透出哀伤,“是啊,我唯一的儿子,只可惜……” 苏南虽然跟二号有些交集,但毕竟那个时候年纪还是太小,只知道很多年前,就再也没有见过二号的身影,所有人都闭口不提这件事,大家都心照不宣,很明显,二号牺牲了。 苏南眼睛里充满着泪花,军姿站的笔直,仿佛二号的身影就在面前一般,声音也有些哽咽。 “二号,他是英雄。” 林长天哀伤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这是他人生中最骄傲的事情,他的儿子,是英雄。 “好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伤心事就不提了。”林长天不经意的抹了抹老脸上的泪花。 “这件事不要告诉佳欣,她还不知道。自从她父亲牺牲之后,她就一直缺乏父爱,我这个当爷爷的也是没有尽责,才导致她现在这个刁蛮的性格。” 苏南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禁对这个大小姐充满了怜惜之情。 “大小姐本质还是很善良的,只不过有点小脾气而已,这样还挺可爱的。” “呵呵,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林长天看着苏南,眼神中似乎有着什么别的意味。 “小苏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苏南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虽然自己不是雏儿了,但是真正的女朋友,苏南一个都没有交过。 “这样啊,”林长天眼中的笑意更甚了,“那你以后跟佳欣好好相处吧。” 苏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老爷子是给自己说媒呢?虽然林佳欣性格有些刁蛮,但配上这天使一般的样貌,倒真挺招人喜欢的。 “那个,林老爷子,虽然我跟二号是战友,但是咱们辈分还是别叫乱了吧……” “好吧,“林长天点点头,“那就依你,我这老头子就说这么多了,你在学校里保护佳欣,工资两万,虽然不多,但是日常开销还是够的。额外的花费,到时候你就找张伯报销就好。” “两万?”苏南瞪大了眼睛,他出生入死立过无数的一等功,赵军长也就给他五百块钱奖金。心中不禁感叹,赵军长这个老抠门! “怎么,嫌少?可以再商量嘛。” 苏南急忙摇头,“不不不,真是太多了。” “呵呵。”林长天满意的笑了笑,心想两万块把你这尊大佛请到身边,还是大材小用了。 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苏南便来到了属于他的房间,在一楼最靠近门口的客房,这也是苏南自己选择的。 离门口越近越好,这样一旦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苏南能第一时间发现。 看着这有点寂寥的房间,苏南还真有些不习惯,在部队这么大的宿舍,至少要住五六个人,不过一个人也好,这样苏南练功的时候,就不会被打扰了。 虽然暂时离开了部队,但这功夫可不能落下。 盘坐在柔软的床上,苏南的体内一股热流缓缓的流淌…… 第二日一清早,苏南腰酸背痛的从床上起来,睡惯了硬板床,这柔软的床垫真是让苏南十分的不适应,明天一定要换一个,还是硬板床舒服。 来到客厅,看见沙发上躺着的几乎跟人一样的大毛绒兔子,苏南乐了,这兔子穿的跟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老子是流氓,你就是流氓兔了吧!你这兔子到挺会享受,一个人占着这么大的沙发,苏南一脚把这大兔子踢开,自己躺了上去。 林佳欣睡眼朦胧的从楼上走下来,饱满的身材在有些透明的睡衣下,若隐若现,几乎是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来到客厅。 看见沙发上躺着的大兔子,闭上眼睛就抱了上去,在沙发上抱着这只毛绒兔子睡个回笼觉,是最舒服的事情了。 苏南张着嘴,看这小妞迷迷糊糊的一把扑倒自己怀里,吓了一跳,这小妞不会是梦游了吧。 不过感觉到怀里的柔软,和少女独有的香气,还真有些舍不得撒开。 尤其是想到,这大小姐没了父亲,苏南心里更是生出一股怜惜之情,抱就抱吧,老子也不吃亏。 林佳欣迷迷糊糊的又爬了起来,嘴角的口水还没有擦干。 “唔……哎呦不行了,先去尿尿去,大兔兔回来我再抱你……” 说着在苏南的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忽然反应过来这兔子的手感不对,硬邦邦的,亲的感觉也不对,林佳欣一下睁开眼睛。 “啊!臭流氓!” “我靠,小妞你亲的我,你才是流氓!”

下一篇   第9章 陈诗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