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九牛一毛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907章 九牛一毛

倒背如流? 正在所有老头子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时候,苏小兔忽然吐口而出。 “用宜正汗自虚表,卫营调表发肌解……” 苏小兔极其流利的倒着背诵了一边这个汤头歌,然后又正着背诵了一遍。 啪…… 霍教授手里把玩的文玩核桃都掉在地上摔坏了,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心疼,反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小丫头。 神童,绝对是神童啊! 倒背如流……竟然真的有能倒背如流的神童! 看着这些人满脸震惊和不敢相信的目光,苏小兔微微一笑,心里想,老爸说的果然不错,倒背如流才是装逼的王道…… 温俊杰咳嗽了两声,淡淡的说到。 “三场比赛已经过去了两场,最后一场……你们觉得还有必要比么?” 所有老家伙都哭丧着脸,这不仅仅是宁千秋一个人丢人啊,是整个三江省丢人啊,那么多的名医老中医,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啪啪的打脸,而且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方位多角度的超级打脸! 接下里,还比? 他们可丢不起这个人啊…… 不过此时许强忽然拍案而起,眼神十分坚定的说到。 “比!第三场我来比!输赢我已经无所谓了,我就是像见识见识,这个神童,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许强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的确,许强的话也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现在已经是败了,败的体无完肤的,所有人都败给了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身上,他们现在就是要看看,这个小姑娘的底线究竟在哪里,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许强上一次在公开课上就已经被苏南啪啪的好一顿打脸,对于那个年轻人就已经非常的佩服了,如今这个年轻人的闺女同样是这么厉害,这真是让许强佩服的无以复加。 看着这个小丫头,许强十分严肃的说到。 “小姑娘,你还会什么?” “我什么都会,你说你会什么吧……” 苏小兔也大概看出来了,这帮人是要跟她比赛,不过苏小兔无所谓啊,比什么都可以,老爸说过了,比赛这个东西,就是要比别人擅长的,那才叫打脸,恩,还是老爸厉害。 许强低头想了想,忽然淡淡的说到。 “那我们比一比针灸如何?” 这句话一说出来,瞬间引起了大家的不满,你应该比一比诊脉啊,或者是煎药什么的,你比针灸有点太欺负人了吧? 人家可是一个小姑娘啊,先不说懂不懂针灸,就是针灸需要的那个基本的力气她也没有吧?这是有点为了找回面子特意出难题了,大家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没必要跟一个小姑娘较真吧? 然而没等大家训斥许强呢,苏小兔忽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淡淡的说到。 “可以啊,我最擅长这个了!” 最擅长…… 大家集体再次长大了嘴巴,一帮老头子集体懵逼的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 这小丫头竟然说她最擅长针灸! 太恐怖了! 一个小姑娘,五岁的小女孩,竟然还会针灸,这已经不是神童了,真特么是神仙了吧? 他那个不着调的爹,居然能省出来这么牛逼的女儿? 当然,这个是温俊杰心里想的。 许强愣了一下,没想到苏小兔竟然真的会答应,脸色凝重的说到。 “你想怎么比?” 许强已经提出来这个针灸,总不能连比赛规则都由他来规定吧?这样有点太厚脸皮了。 苏小兔看了许强一眼,然后在讲台上站了起来,小兔的身高站在讲台上大概和许强差不多一边高,走到许强的跟前,大家都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要干什么。 只见苏小兔伸出两根手指,直接按在了许强的脖子上,大概五秒钟左右的时间吧,一触即分。 淡淡的说到。 “你有胰腺炎吧?我帮你治疗一下。” 许强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了一样,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看着苏小兔,胰腺炎……我难道不是腰肌劳损么? 许强常年后背中间的地方肌肉疼,他一直以为是因为长时间坐着的关系,导致腰肌劳损,(老苏就是腰肌劳损,大家不要久坐。)但是今天苏小兔居然说是……胰腺炎!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多年经常锻炼都不见好!原来不是腰肌劳损? 其实这个也怪不得许强,正所谓医者不能自医,如果这个病放在别人的身上,许强也许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放在自己的身上,一来是没有想那么多,二来也是主观判断太过了,没想到今天被这个小丫头给一语点醒了! 苏小兔也没有理会他们的震惊,直接从肚子上的那个小兜兜里拿出一根银针,在所有人震惊无比的情况下对着许强的肚子扎了进去。 卧槽! 好多人不禁脱口而出! 这也太儿戏了吧! 隔着衣服,这样能看清楚穴位? 嗖嗖嗖…… 苏小兔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三根银针下去,直接就精准无比的扎进了许强肚子上的穴位,胰腺是在靠近人体的背后,但是治疗胰腺炎的穴位,却是在前面。 三根银针毫无阻碍的进入了许强的肚皮上,许强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要知道真正的中医高手,针灸穴位就是会让病人没有感觉的,如果疼了,那就是穴位没有扎准。 看到三根银针在肚子上面瑟瑟的发抖,许强服了,彻底服了,这种针灸的手法,许强根本就达不到,别说是隔着衣服针灸了,就算是撩开衣服,也不可能手法力度这么准确。 这孩子…… 绝对的神童! 大概几分钟之后,苏小兔把银针放回小兜兜里,心满意足的叼着奶嘴,冲着温俊杰嘿嘿一笑。 “老头,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等等!“ 这时候有好几个人站起来看着这个苏小兔,情不自禁地问道。 “小姑娘,你的医术……是谁教给你的?” “我爸爸呀。” “那你爸爸的医术……跟你比呢?” 苏小兔薇薇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淡淡的说到。 “我跟我老爸比,就是九牛一毛。” 正在这时,蒋婉莹脸色忽然一变,赶紧拉着苏小兔几个人往外走…… 脸色十分的凝重,体内那股力量……又控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