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天才?不,妖孽!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949章 天才?不,妖孽!

陈逍遥苦涩的笑了一下,再一次尝试着攥了攥右手的拳头……不过,还是失败了。 右手的这个伤势,真的让他很郁闷。 陈逍遥每当感觉到手上有种力不从心感觉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恨意,这种恨意跟性格无关,即便是在看得开的人,也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敢问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最让人伤心?那就是背叛。 陈逍遥仿佛又想起那个俊朗的身影,曾经是多么的宠爱他,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然而就在陈逍遥最艰难的那个时候,他竟然落井下石,反咬一口,欺师灭祖,甚至是想把陈逍遥置于死地! 每当想起那个人,陈逍遥都狠狠的咬紧了牙关,也许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无法让陈逍遥能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但是这件事,绝对是他一声的伤痕,而且是那种每一次要愈合了,就会被他自己掀起来的那种伤。 多少次,陈逍遥问自己,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还不心灰意冷么?为什么还要收徒弟? 难道……是因为不死心么? 转过头颇有深意的看着盘坐在地上,修炼无比认真的苏南。 当年那个少年也是和他一样,对自己这么恭敬,这么的好学,这么的有天赋,可是…… 苏南,你会和他一样么?是我的教学有问题,还是人品? 不得不说,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陈逍遥对那个人付出的感情究竟有多深,都已经害他害成了这样,陈逍遥竟然还在反思自己的教学是不是有问题。 正在陈逍遥怅然若思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小小的气浪的冲击,瞬间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苏南有些红润的面庞,陈逍遥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小子,修炼的还挺快。 突破了。 修炼者的每一次突破都是伴随着一种能量波动,像苏南这种比较低级的人,那种突破伴随而来的只是浑身散发出一种小气浪而已,有的境界非常高的强者,甚至每一次突破都会风起云涌,有的还会引来天劫。 陈逍遥对苏南的修炼成果还算是比较满意,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总不能单单只学习炼丹,本身修为…… 正在陈逍遥在心里赞扬苏南的时候,忽然轰的一声,再次一股气浪冲了过来。 陈逍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腿上被一股强风给冲击了一下,脸色僵硬在了原地,整个人呆若木鸡一样,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苏南。 这是……又突破了? 这才过了多久?有三个呼吸?一盏茶的时间还不到吧? 五品……五品玄真境了? 如果说刚才苏南的突破算是顺利成章的,倒是没有让陈逍遥多么的惊讶,毕竟谁知道他上一次突破距离现在有多久了呢,但是刚才,陈逍遥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突破了四品玄真境,然后直接就突破五品! 这实在是太妖孽了吧! 陈逍遥看着自己这个已经入了定的徒弟,站在桌子旁边,胸口微微起伏着,气息有些紊乱,赶紧手忙脚乱的倒了一杯茶,喝口水平复一下心情吧。 五品玄真境的确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突破速度实在是太牛了,仅仅就是刚才那么一瞬间,就已经震惊住了陈逍遥。 咕嘟咕嘟…… 喝了两口凉茶压了压惊,刚要把杯子放下,忽然…… 轰! 没错! 就是再次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浪,这股气浪竟然打的陈逍遥两条腿有些疼痛! 啪! 陈逍遥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再次……突破! 大概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连续突破三次! 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这是妖孽,绝对的妖孽! …… 苏南此时闭着眼睛,进入了一种极其玄妙的状态。 此时他心里真的是有些兴奋,万万没想到,这惊涛狂龙诀……竟然还能修炼无双! 本来以为这苍凌天教给他的心法在秘境就荒废掉了,但是上一次经过龟爷的点醒,在地球上用真气使用的功法,在秘境里都可以用无双来代替,而且……进步真的是神速啊! 苏南好像是已经积压了很久的无双终于找到了一种很舒畅的运行方式,整个人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一路突破,终于到玄真境六品巅峰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六品的屏障说什么也突破不过去了,看来还是没有水到渠成,苏南有些失望的睁开了眼睛,忽然看见眼前陈逍遥依旧是保持着十分震惊的表情看着他。 “师父……你咋了?” “我……” 陈逍遥真是要崩溃了,你还问我咋了?你一宿连续突破了三次,差一点就突破了七品玄真境,如此妖孽修炼速度你还问我咋了? 陈逍遥当初年轻的时候,也是被诩为天才少年的,如今跟苏南一比,他简直就是个渣渣啊…… 他就这么看着苏南看了一宿,生怕这徒弟修炼太快走火入魔最后爆体而亡,不过现在好了,看来这个徒弟是找到了某种方法,将以前积压的无双全都疏导顺利了,才连续突破的。 妖孽,真的是妖孽…… “咳咳……徒弟,已经天亮了,你也不用睡觉了,修炼了一夜累了吧,来,作首诗给为师听听。” “……” 苏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师父还真是爱好广泛呢……好歹算是个武林高手,天天舞文弄墨的是不是有点不太好?毕竟苏南肚子里就那么点墨水,还作诗…… 其实是陈逍遥想看看苏南是不是疯了,会不会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了,要是让苏南知道陈逍遥的想法,估计直接就会吐血。 “咳咳……这个大山不一般,有山有水我喜欢!有山有水我喜欢啊……这个大山不一般!好诗好诗,师父再见。” “……” 既然已经天亮了,苏南也就不用睡觉了,反正这一宿的修炼也是让他精神满满,把滕仙叫起来开始打扫院子挑水干活儿。 然而滕仙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十分难看的表情,忧心忡忡,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滕仙,你怎么了?” 苏南关心的问了一句,只见滕仙都快要哭出来了一样,眼睛里面泛着一丝泪水,好像是有什么预感似的,眉头皱的紧紧的,看了一眼院子最北边的那个房间,忧心忡忡的说到。 “大师兄……今天怎么还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