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谁是天才? -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968章 谁是天才?

在心中想完这个问题之后,管玉华自己都觉得可笑,二十岁……呵呵,自己二十岁的时候还不知道炼丹是什么呢。 如果在这里真的出现一个二十岁的二品炼丹师,那就是天才一般的存在了! 管玉华站在二楼,冷眼旁观着下面的情形,他估计这个苏南应该是一品炼丹师,可能只会炼制出兵粮丸那种最基本的一品丹药,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算是个人才了。 在二十岁的年纪就能成为炼丹师,这个成绩,足够傲视众人的了。 若是他真的能炼制出一品丹药,管玉华倒也不介意给他一些优待,只不过给他优待之前……先挫挫他的锐气吧,这种年轻人实在是太嚣张,要是一直这种性子的话,恐怕对他以后也不会有好处的。 被苏南这么一说,汪家伦脸色瞬间露出一丝得意,冷哼一声说道。 “呵呵,我的仰仗是什么?就凭我是二品炼丹师,即将步入三品的行列!你觉得,够用么?” 虽然汪家伦作为一个中年男人,已经快四十岁,跟一个二十岁的男人显摆有些掉价,不过此时却没有一个人这样觉得,因为就这一点来说,汪家伦真的值得炫耀和骄傲。 二品炼丹师,真的是很难得。 苏南面露微笑的看着汪家伦,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开始活动肩膀,活动手腕,拳头捏的卡卡作响,汪家伦脸色依旧是露出十分嘲讽的样子,大腹便便嚣张无比的说道。 “怎么?你还敢跟我动手?得知了我的身份你竟然还敢吓唬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天真呢,还是该说你无知,我可是二品……” 砰! 没等汪家伦说完那句话,苏南直接一拳头狠狠的砸了上去,直接一个近乎完美的上勾拳,直接打在了汪家伦那肥硕的双下巴上,首先是一个细微的咔嚓声,伴随着骨头裂开的声音,汪家伦肥硕的身躯直接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那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惊呆了! 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南,这……这小子竟然真的敢出手? 而且他也不是什么高手,只不过是一个七品玄真境而已,这神丹社分社的堂主,可是……可是天人境啊! 虽然苏南也非常的接近天人境了,但是玄真境和天人境之间的那道屏障可是极其难以跨越的,可以说玄真境和天人境,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今这小子竟然如此嚣张的在神丹社公然打人,这完全是不把管堂主放在眼里啊! 苏南这一拳打出去这叫一个酣畅淋漓,那胖子直接躺在地上捂着下巴眼泪鼻涕全都被苏南给打出来了,就差大小便失禁了。 苏南很舒爽的摸了摸自己的拳头,没好气的说道。 “我特么忍你很久了,胖不是你的错,丑也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这又胖又丑还特么出来勒索装逼,这就是你的错了,我代表以前被你欺负过的炼丹师,送你这一拳。” 汪家伦坐在地上,擦了一把鼻涕眼泪,伸出一只手指着苏南,颤抖着说道。 “你……你……你竟敢打我,我看你是没死过,你信不信……” 苏南看着汪家伦嚣张无比的样子,露出魔鬼般的笑容,向前轻轻的走了过去。 “怎么?一拳不够还想再来一拳?” “够了!” 这一声够了并不是从汪家伦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苏南的身后。 听到这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之后,苏南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轻轻的转过身来,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同样是黑色红色的袍子,不过这个男人身上的袍子明显比其他人要高档一些,脸色严肃的走过来,神态举止都显得很大气磅礴。 整个人那种眼高于顶的气质,似乎是只有领导才有的独特样子,管玉华非常的瘦弱,黑瘦黑瘦的在加上这宽大的袍子,让他看起来就更加犀利了。 管玉华冷冷的看着苏南,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满的意味说道。 “为何打人?” 面对管玉华的质问,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的状态,堂主可是非常严厉的人,不管这个苏南怎么说,怎么拍马屁,估计今天想要加入神丹社肯定是不可能了,能不能平安的走出去都是一件待定的事情。 而苏南只是微微一笑,在地球,面对各种高手都没有惧怕过,会怕你这个黑瘦猴子? “呵呵,老子愿意!” 嘶…… 嚣张! 太嚣张了! 这就是年轻气盛啊,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这也太嚣张了,你一个七品玄真境就敢这么跟堂主说话,不知道堂主一个巴掌能拍死你么! 老子愿意…… 这话说的虽然是痛快,但是不考虑后果么?神丹社不进了么,不认证了么,以后就要跟神丹社作对? 就连整个大陆的三大势力都没有一个敢跟神丹社作对的,这小子竟然如此口出狂言,真是年少轻狂啊…… 管玉华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眼神也是露出一丝不友好的神色,冷然的说道。 “小子,今日这件事情你是小辈,我是长辈,本来不应该揪住不放,但是你打伤我神丹社二品炼丹师这件事情,若是你不给我个交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苏南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地上的这个胖子,淡然的说道。 “不就是打了个胖子么,你把他开除,我来代替他。” 噗…… 不知道是谁在后面笑出了声音,一个笑出声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笑出来了,这个年轻人真是太有意思了,说话实在是太天真了。 那汪家伦性格虽然不招人喜欢,但是炼丹术可是货真价实的,苏南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天真了,那可是二品炼丹师,即将突破三品的人,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代替的? 这小子想加入神丹社想疯了吧? 管玉华也是冷哼一声,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好像是在看戏一样的看着苏南,淡淡的说道。 “年轻人,年少轻狂可以,但是口出狂言就未免有些不讨喜了。” 苏南翻了个白眼,直接从戒指里拿出那个四级炉鼎放在院子里,满脸不耐烦的说道。 “行了别装逼了,不就是不相信么,磨磨唧唧的,我给你炼一个,你看着。”